明令取消“清考”彰顯改革決心

2019年10月21日09:33  來源:中國教育報
 

近日,教育部下發《關於深化本科教育教學改革 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指出要提升高校學業挑戰度,嚴把考試畢業出口,嚴格教育教學管理﹔同時明確嚴肅考試紀律,堅決取消畢業前補考等“清考”行為。事實上,教育部去年8月就曾發文要求取消“清考”制度,此后又在不同場合和文件中反復提及。這表明了教育部進行改革的決心,也折射出此舉的難度和存在的阻力。對此,日前不少媒體刊文展開探討。

提升本科教學質量須嚴把考試關

不得不承認,一些大學生日常熬夜、曠課、滑水是有“底氣”的。如果期末考試沒有通過,還可以參加補考﹔補考沒過還可以重修﹔若學校不允許重修,或重修考試仍然沒有通過,畢業前還會有一次考試機會,這就是大家熟知的“清考”。

作為學生的學業能力是否可以達到畢業標准的最后一道檢測,“清考”的意義不言而喻。然而,在很多學校,“清考”其實就是一次集體的大型“放水”現場。取消“清考”制度,針對本科生的畢業考核進行嚴格管理,拆除了平穩畢業的最后一道保護牆,將大學生趕出“安樂窩”,從學生主體入手倒逼本科生教學效果的提升。

事實上,取消“清考”的風潮並非首次刮起。2011年,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北京工業大學等高校就取消了“清考”制度﹔2013年,西華大學也發布公告稱“從2012級學生起,取消畢業前增加的一次補考”﹔自2018年教育部提出取消“清考”制度后,廣東財經大學、河北地質大學、廣州大學等多所高校先后發布通知,明確取消“清考”制度。

在地方政策方面,江西省於2019年印發《江西省教育廳關於全面振興本科教育的實施意見》,提出完善學生學業評價機制,全面取消“清考”﹔河南省也發布文件指出,將“逐步取消清考制度”。

當畢業失去了捷徑,重視過程、腳踏實地,顯然比投機取巧更靠譜。因此,取消“清考”制度,不僅可以起到鞭策大學生認真學習的作用,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扭轉其“唯結果論”的被動學習觀。

青春年華本該是最有進取精神的年紀,大學生活的重要意義便在於“求真知、練本領”,大學生渾渾噩噩、頹廢墮落,最終后悔莫及的案例屢見不鮮。2018年,華中科技大學便有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從本科轉為專科﹔同年,中國科學院大學的一門選修課,22名同學因作業抄襲被判0分,更是為熱衷做“知網搬運工”的學生們敲響警鐘。

警鐘敲響之時,學校也應該反思。提升本科教學質量,嚴把考試關是必經之路。目前中國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約為50%,高等教育正在從大眾化走向普及化。而當前很多大學的育人模式則一直被詬病為“嚴進寬出”,此次教育部明令取消“清考”,無疑對“寬出”進行了重要調整。

對於大學生來說,在最好的年華,別做讓自己后悔的事情。

(作者呂京笏,原載《中國青年報》,有刪改)

學生懈怠或因應試帶來的傷害

取消“清考”制度難在哪裡?有人認為,難在要處理一些遺留問題。比如,在大一到大三期間,期末考、補考不及格的學生,如果沒有了“清考”機會,就無法畢業。這勢必會引來學生、家長的擔憂。

竊以為,有關職能部門應該清楚,“有拼命的中學,必定有快樂的大學”,以及“有快樂的大學”必定有“畢業前補考等‘清考’行為”。去年華中科大18名本科生轉為專科生曾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說實話,能考入華中科大這樣一流高校的學生,在中學階段都應該是尖子生,但其中一些學生進入這所一流高校后說變就變,一部分還不幸成為了差生,面臨著休學抑或退學的窘境,這實在讓人深感痛心。

筆者認為,這種現象的產生,其中有一個原因是我們的不少中學過於看重應試,過早透支了學生的學習興趣和動力。別忘了,教育是一種“慢”的藝術,拔苗助長式的教學並不利於學生的健康成長。俄國科學家羅蒙諾索夫曾發現了“物質不滅定律”又稱“質量守恆定律”,可概括為:“物質雖然能夠變化,但不能消滅或憑空產生。”其實,教育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化學反應”,過程就是參加教育反應的各物質(反應物,諸如智力因素之記憶力、觀察力、思維能力、注意力、想象力與非智力因素之需要、興趣、動機、情感、意志、性格)的教育原子,重新組合而生成其他教育物質的過程。教育“物質不滅定律”之下,不能單純用分數高低來衡量學生的水平,而是要考慮到人的全面發展。

面對當前中學教育中存在的應試教育傾向,我們應當積極推進招生考試制度改革,從而改善中學的育人環境,讓學生們能夠更加健康地成長,能夠在學業上取得更好的成績。

(作者金新,原載《齊魯晚報》,有刪改)

取消“清考” 大學正在“嚴出”

據媒體報道,嚴把本科畢業出口關其實早就提上日程了。在去年召開的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發話:中國教育“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現象應該扭轉,對中小學生要有效“減負”,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

據了解,對於部分本科大學生來說,如果哪門課程挂了科,補考也沒通過,在畢業前參加學校安排的“清考”是拿滿學分按時畢業的最后機會。一般來說,“清考”的考試要求都不太高,這也使得“清考”被質疑是最后關頭的系統性“放水”。但現在,教育主管部門動真格了,《意見》一出,可能不會再有“上了大學,學不學無所謂,反正最終都能畢業拿到畢業証與學位証”這種情況出現了。

《意見》還指出,要將閱讀和鍛煉納入考核標准,體育測試不合格者不能畢業﹔同時,積極倡導教授給本科生上課,提升本科生教師隊伍實力。這些都是為全面提升本科教育質量做出的積極嘗試。大學生們應該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壓力。

堅決取消本科畢業前補考,確實有助於高校實現學生嚴進嚴出,提高畢業生質量,無論是對學校還是對用人單位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作者三水,原載安青網,有刪改)

(責編:郜林筱、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