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活就業需政策“增援”

2019年10月16日08:47  來源:貴州日報
 

針對在多元化就業結構中成長起來的靈活就業勞動群體,政府應實行“包容審慎”的監管,在鼓勵創新的同時,還應出台相應的政策與保障制度,引導企業規范用工、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10月10日,在“穩就業促雙創聚人才,促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小型雙周座談會上,國家統計局原副局長賈楠談到,剛剛結束的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中發現的年輕人就業觀的新變化:靈活就業成為新的就業方式,且越來越普遍。探索建立平台經濟新業態下符合靈活就業特點的社會保障體系成為新問題。

隨著市場經濟改革的不斷深入,我國就業結構呈現多元化的發展趨勢,在城鎮就業人口中,靈活就業的短期工所佔比重日益增大,已成為一個數量龐大的勞動群體。然而,調查發現,一些用人單位常打著“短期靈活用工”等幌子,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不為他們繳納社保,進而侵害其勞動權益,影響著這種多元化就業形態的健康發展

靈活就業人員,到底是不是用人單位的員工?這個問題,擊中了當前多元化就業群體勞動權益保障的“要害”——他們與用人單位之間,是勞動關系還是勞務關系?勞動關系與勞務關系,一字之差,區別很大。如果是勞動關系,用人單位必須為勞動者承擔安全、社保等種種責任,其工資工時等制度也嚴格受勞動法律法規約束。但如果是勞務關系,則意味著雙方是平等的民事合作關系,勞動者的權利難以得到保障。

而現實情況卻是,目前靈活就業人員與用人單位之間,基本上是勞務關系。一方面,就業中介機構從靈活就業人員身上,獲取了不菲的抽成﹔另一方面,用人單位為追求服務質量,會通過催單、扣款等方式對勞動者進行管理。這種管理方式,相當於把企業的經營風險,轉嫁到勞動者身上。更有甚者,在服務過程中,發生安全責任事故時,本應由用人單位承擔的賠償責任,也往往落到勞動者身上。

可見,靈活就業凸顯權益保障短板。這顯然值得有關部門反思。針對在多元化就業結構中成長起來的靈活就業勞動群體,政府應實行“包容審慎”的監管,在鼓勵創新的同時,還應出台相應的政策與保障制度,引導企業規范用工、促進行業健康發展。比如,可以因群體施策,實行分類認定管理。對於依靠腦力勞動和特殊技能獲得較高收入、更願意以自由職業身份存在的人群和行業,可以參照民事合作關系予以認定﹔而對於主要依靠體力勞動獲取報酬、職業風險較高、平等協商能力較弱的,政府應加強正面引導,杜絕企業借民事合作之名,行規避勞動關系法律適用之實。

換言之,靈活就業暴增,需靈活扶持政策“增援”。事實上,一些地方已開始探索,在靈活就業集中的行業引入工會制度,保障勞動者權益。比如,上海正在探索,開展區域性、行業性工會“兩次覆蓋”,針對快遞物流員、網約送餐員、家政服務員等六大新型就業群體,以推行聯合工會等方式,最大限度地把廣大職工組織到工會中來。(汪昌蓮)

(責編:羅彬月(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