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勉:昨日途窮致富難 如今路通產業興

2019年09月04日09:01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專家指導加勉村民種辣椒,發展產業。劉葉琳  攝
專家指導加勉村民種辣椒,發展產業。劉葉琳  攝

谷雨時節,地處月亮山腹地的從江縣加勉鄉,層層梯田在陽光的照耀下,美如油畫,充滿生機。

曾經,山路坑坑窪窪,從貴陽坐車到加勉鄉至少要6個小時,進鄉后便是一個接一個的大彎,車子像在山間跳舞。

2016年,貴州省交通運輸廳定點幫扶加勉鄉,浩浩蕩蕩的扶貧隊伍進駐加勉鄉,基礎設施建設、產業扶貧、就業脫貧……一場交通引領的扶貧戰役在加勉打響。截至去年底,宰便至加勉二級路、加勉至加鳩三級路全線貫通,全鄉14條通村公路、23條“組組通”公路、17條產業路縱橫交錯,加勉鄉路網全面形成,小鎮建設日新月異。

條條大道出大山

春末夏初,萬物復蘇,層層梯田,印証了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但對於深居大山的加勉鄉農民而言,這些美麗的風景線,以往卻是阻攔山區發展的“攔路虎”。

如今的加勉,一條條“主動脈”與“毛細血管”向月亮山深處延伸,為深山中的加勉鄉帶去了人氣與財氣。

提起加勉鄉的路,每一個生活在加勉的人都能感受到這幾年加勉翻天覆地的變化。“距離加勉最近的集鎮就是宰便,而加勉到宰便的毛路直到1998年才打通。”加勉鄉黨委副書記甘典華說,鄉裡上了點歲數的老人基本沒走出鄉裡,“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那是正常的。

2016年9月,全省拉開扶貧攻堅大決戰,省委書記、省長等20名省領導挂帥,集中攻堅20個極貧鄉鎮。從江縣加勉鄉在列,由省交通運輸廳定點包干脫貧攻堅工作。

按照省交通運輸廳規劃,首先以加勉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為突破點,優化脫貧條件。截至去年底,宰便至加勉二級路、加勉至加鳩三級路的貫通,14條通村公路、23條“組組通”公路、17條產業路遍布全鄉,加勉鄉境內交通路網全面形成。

筆者在加勉各處發現,整個加勉鄉很少能找到“要想富,先修路”這類標語。用加勉鄉村的話說“現在路都已經通到家門口了,走出去已經是平常事”。而走在加勉鄉內的路上,會發現走一段就有一個岔路口,村子裡的公路都可以形成環線。

同時筆者還發現,加勉鄉街上有兩家修車的店鋪,大小車停滿街道。“路好了,買車的人多了,大到汽車、小到摩托車,幾乎每家都有。”加模村村支書潘海貿說,路方便了,村民餐桌上的菜都多了幾樣,不再是以前的“韭菜一湯”。

污俄村是加勉鄉香豬產業比較集中的村寨,每年都有大量香豬要運出去。現在路通了,加勉鄉污俄村香豬養殖帶頭人龍金堂的可高興了。“以前路況不好,商家根本就不願意進加勉來購買香豬,自己也不敢冒險把香豬運出去。”龍金堂說,現在交通好了,有些商家主動跑到加勉鄉來訂購香豬,而自己也經常把香豬運到貴陽、都勻等地銷售。

“現在加勉鄉是養香豬的養香豬,養雞的養雞,種菜的種菜,熱熱鬧鬧的搞產業。”甘典華告訴筆者,下個月底,鄉裡還要完成“村村通”客運項目,再採購7台農村客運車在7個中心村營運,一來是接學生,二來是方便群眾出行。

“現在都是全域旅游,而加勉在荔波和加榜之間,我們將來還要修路到這兩個地方,搞鄉村旅游。”甘典華充滿信心的說。

潘金成開店記

到過從江縣加勉鄉的人,一定會對那條彎彎曲曲的百裡山路印象深刻。無論是從榕江縣城,還是從從江縣城出發,抵達加勉的行車時長至少是3個小時。

再一次到達加勉已是夜晚十點了,加勉鄉大街上一家宵夜店引起了筆者關注。之前多次夜宿加勉,一眼就能望到頭的大街上從未有過像樣的門面,更別說夜宵店。

店主潘金成是加勉鄉本地人,2008年前在深圳打了兩年工,之后回鄉接管了父母的小賣部。“外面辛苦啊,一年到頭錢也沒掙幾個。”潘金成說,從父母手中接手小賣部后,就把小賣部改成飯店。

“我家是最早在加勉開飯店,那時整個街上人很少,總共就兩家飯店,一家旅館,一家小賣部。”潘金成說,“進店吃飯也少,天一黑街上就全黑了,飯店每月有個一兩千塊錢的收入。”

2016年,貴州省交通運輸廳定點包干加勉鄉,浩浩蕩蕩的扶貧隊伍開進加勉鄉。基礎設施建設、產業扶貧、就業脫貧......一場交通扶貧戰役在加勉打響。交通系統駐村干部常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交通扶貧:“在加勉街上可以找到全省交通系統各單位。”

一下街上熱鬧起來,自然來潘金成飯館吃飯的人越來越多。可是好景不長,沒多久,潘金成飯館對面新開一家外地人開的飯館,這可把老板娘急壞了。

為了留住顧客,潘金成開始研究菜品,豐富菜單。同時將飯店二樓收拾出來,用於住宿。除在以前的基礎上提供早中晚就餐外,潘金成還開起了宵夜。 “在我這裡吃飯的主要是工地上務工工人,基本都是本地人,一年也能掙8萬左右。”據潘金成介紹,現在街上飯店、超市、旅社都有幾家,晚上也熱鬧起來。

“以前路不好,進出加勉的人都很少,村裡年紀大的老人,最遠也就去過離加勉20公裡的宰便鎮。而宰便到加勉鄉的毛路直到1998年才打通。”加勉鄉黨委副書記甘典華說,自從加勉鄉被列為全省極貧鄉鎮后,一月一個新變化。

走在加勉大街上,筆者放眼望去,看見路面是干淨的水泥路,嶄新的路燈。街邊停滿了摩托車與小車。以前偏遠地區的村民也在路邊建起了房屋。

龍鮮花求學記

龍鮮花,18歲的花季少女,加勉鄉加兩村貧困戶。如果沒有那次幫扶,或許她現在已為人妻,為人母。

4月23日,筆者在與貴州交通建設集團加勉幫扶工作隊員交流時,獲知龍鮮花已經提前收到貴州交通職業技術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立馬邀請貴州公路集團加勉幫扶工作人員陪同前往龍鮮花家採訪。

從加勉鄉出來,沿著新建的通村通組公路,車行半小時左右就到了龍鮮花家中。看到貴州公路集團的工作人員上門來,龍鮮花一邊從家裡拿出凳子放在家門口,一邊高興地招呼我們坐下。

“我現在已經高中畢業,被貴州交通職業技術學校錄取,9月份開學。”龍鮮花笑著說,現在離學校開學還早,准備去從江縣城打份暑假工,掙錢補貼家用。

差點龍鮮花就沒能讀上書。2016年,龍鮮花初三畢業,父親龍老賀突然對她說:“實在讀不起,就不要讀了吧。”輕輕一句話,對龍鮮花而言卻如晴天霹靂。她喜歡讀書,她想讀書,她不想像村裡其他女孩一樣初中畢業后就准備嫁人。可現狀就是沒錢讀書。

貴州交通運輸系統扶貧干部在得知此事后,一方面給龍老賀作思想工作,拖延龍鮮花結婚事宜,一邊想辦法為龍鮮花籌錢讀書。貴州省公路工程集團紀委書記許正高在得知龍鮮花的情況后,動員集團公司機關人員及分子公司同事幫助龍鮮花,成立了一支20人的愛心小組,每人每月資助60元,直到龍鮮花上大一。

從2016年12月至今,愛心小組已籌得助學金3萬余元,為龍鮮花購置了衣服、鞋子及學習輔導教材。去年4月,龍鮮花在生日那天收到了蛋糕,在感動中她寫下了感謝信:尊敬的貴州省公路工程集團的各位叔叔、阿姨 您們好!我是龍鮮花,現在從江縣第二民族高級中學上高二。今天,趙景瑞叔叔又將1200元飽含著您們滿腔深情的生活費送到我的手上,聽說這次來的還有省交通運輸廳的其他叔叔,如果沒有您們的幫助和支持,我可能已經離開了我心愛的校園……今后,我一定會像您們關心我一樣去關心身邊需要幫助的人……”

“不是貴州公路集團叔叔阿姨的幫助,我早就輟學了。”龍鮮花感慨,自己本村的同學大都在初中畢業后就結婚了。“讀大學我選擇的是會計專業,因為這個專業想對來說好就業。畢業后,找到工作我就把父母接到城裡去住,讓他們晚年也享享福。”對於未來,龍鮮花充滿憧憬。

走出大山的施工隊

“才到工地上10多天,他們已經慢慢‘上路’了。”

看著這群從苗嶺深處極貧鄉村走出來的“工人”,貴州路橋集團承建的蘭海高速重遵擴容項目T12標段黨支部書記、副經理石仙龍欣慰地說。

筆者到蘭海高速重遵擴容項目T12標採訪時得知該標段有一群“特殊”的工人,他們是來自全省20個極貧鄉鎮的之一江縣加勉鄉。在2019年脫貧攻堅春季攻勢中,他們“組團”走出大山,走上了一條就業脫貧的發展新路。

故事要從2016年10月講起。根據省委、省政府統一安排,貴州交通系統定點幫扶加勉鄉的工作開始了。在貴州路橋集團進駐加勉之初,加勉鄉污弄村村民韋金水每天都會出現在公司駐地建設工地上幫工,和其他老鄉不一樣的是,他手上的“活兒”熟練得多。一問才知道,韋金水在廣東打過工,學了一手房屋裝修的手藝。

扶貧隊立即動員他組織老鄉一起到農村公路建設工地上做工人,負責道路兩側的邊坡、邊溝修建,每天保底能拿120塊錢,還能學門手藝。扶貧隊對韋金水說:“你就當這個隊長。”

“一開始人少,都不願意來。”萬事開頭難。說服大家從“農民”變為“工人”,對於思想相對封閉的加勉人來講並沒有那麼容易,好在韋金水在扶貧隊的支持下堅持了下來。

反反復復動員,一次次帶著老鄉們上工地了解情況,大家看著施工隊伍收入越來越多,主動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到后來我們隊伍多的時候有快30個人,少的時候也有20來個。”韋金水說,2017年7月他帶著隊伍上了工地,參與建設加勉鄉至加鳩鄉的三級公路。短短一年多時間,老鄉們不但齊心協力協助施工方打通了家鄉對外聯通的主通道,整個隊伍的工資收入也達到近百萬,韋金水還買了自己的小車。

家鄉的路修完了,外面的世界路還長。“想不想和我們出去繼續干?”當貴州路橋集團提出這個建議時,韋金水堅定地說:“干!”

如今韋金水的身份就像是一個“施工老板”,組織老鄉們一起出來打工,由他統一管理。“我們進行了統一的安全技術培訓,安排了技術過硬的老師傅傳幫帶,還有專門的技術員每天給大家做工作計劃。大家經過在加勉的鍛煉都有一定的基礎,學得很快。”石仙龍說,項目部給韋金水的團隊提供每人每天150元的保底工資,以計件計量的方式,做得好的則不設上限。

為了讓大家在工地上干得安心,項目部還為工人們提供夫妻房,3位跟隨丈夫到項目工作的婦女,一位成了這支隊伍的廚師,另兩位負責幫廚,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和相應的收入,還能更好地照顧帶在身邊的小孩。

現在,這支加勉來的施工隊達到24人的規模,老家還不斷傳來有人希望加入的消息。

“既然從加勉出來了,就要樹起一面旗幟,要讓老鄉們都看到我們能行。”這是石仙龍對韋金水這支隊伍的要求和期待。

雖然目前還隻能做一些地坪硬化和護牆邊溝修建的基礎性工作,但韋金水和老鄉們也有自己的追求,希望能不斷提高。“以后還想學電焊、學鋪路、學機械,不光是為了增加收入,我們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好。”(胡頌平)

(責編:顧蘭雲(實習)、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