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我們希望讀到什麼樣的詩歌

——讀者對新時代詩歌的期待

2019年06月19日09:07  來源:光明日報
 

  艾青以飽含對祖國、對時代、對人民的深情,寫出了《大堰河-我的保姆》《北方》《向太陽》等偉大詩篇,至今讓讀者回味無窮。圖為坐落於新疆克拉瑪依的艾青雕像。 資料圖片

  【文藝觀潮·創作無愧於新時代的詩歌】

  劉高潮(地方公務員):

  我不會寫詩,但酷愛讀詩。大概是從事關心下一代工作的緣故吧,我對帶有濃厚愛國主義情感和激勵青少年成長的詠志詩歌情有獨鐘。縱觀當代詩壇,文人薈萃,詩人輩出,但真正膾炙人口的名篇鳳毛麟角。詩能激勵和鞭策人們向善向美,詩歌裡體現的愛國主義情懷和英雄主義精神是教育下一代的好教材。每當讀了毛澤東的《沁園春·雪》,讀了賀敬之的《回延安》,我的心情就無比激動。人生自有詩意,時代呼喚新篇。新時代的詩人要堅定文化自信,多深入基層,多接地氣,多創作一些歌頌偉大祖國、歌頌改革開放、歌頌愛國主義、歌頌英雄模范、贊美大好河山和謳歌人民群眾美好生活的好作品,用“新聲曲度”講述好新時代的中國故事。

  劉一鳴(空軍軍官):

  詩是昏黃夜色中穿透迷霧的導航燈,詩是裝著生活酸甜苦辣的調料瓶,詩更是時代變革的真實反映。“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是先賢對天地的追求與探索,“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是大丈夫奮發圖強的內在表達,“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是戰士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真豪情,“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是革命志士為國家救亡圖存的熱血理想。詩歌從來都不只是小橋流水、花前月下的小家碧玉,更應該是大江東去、長河落日的時代長歌。改革開放以來,一批詩歌精品力作,鼓舞了全國人民投身改革開放的熱情,技藝精湛,風格多樣,百家爭鳴。但應該直面的是,今天的詩歌還存在“千詩一面”、無病呻吟、細微瑣碎、脫離時代的傾向和問題。新時代呼喚新的作品新的史詩,詩人應該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一代代人的奮斗歷程創作出來,激勵一批批追夢人。

  代海強(高校教師):

  對任何一個民族的藝術來說,詩歌都是璀璨的明珠,凝結了一個民族的文化特征、時代精神。我認為,新時代詩歌的創作與發展,需要融入時代元素,表達時代精神,唱響時代旋律。詩人的作品不是私人的,而是公共的,她不是創作者的喃喃自語、矯揉造作,而是需要經受大眾的檢驗,大浪淘沙,方顯真金。詩歌來源於生活,是實踐活動的結晶,詩歌也要超越生活,引領人們向著夢想努力前行。詩歌創作不應該脫離本真,任何重形式輕內容、要數量不要質量的心態萬不可取。如同任何藝術品一樣,詩歌作品凝聚的是詩人的心血,反映了詩人的關懷,表達了詩人的真情實感。每一個自知的詩人、真正的詩人,都會自覺抵制膚淺乏味的作品,自發拒絕糖衣炮彈的誘惑,主動遠離爭名逐利的秀場。真心、真意、真誠的品質,是每個詩人需要秉持的,要將其融入每篇詩歌創作中。

  李銀環(小學教師):

  寫詩就是說話,但它不等同於日常生活中簡單的大白話,它是將一個人的身世、經歷、閱讀、思考進行濃縮,后經洗滌,打磨而成。一首真正有血有肉的詩,必定帶著一個人身上的血液、呼吸、思想。一個詩人的生活軌跡就是他的詩歌軌跡,顯示著不同階段的鑿痕,或深或淺,或粗或細,或毛糙或精致。他的生活離不開時代,他的詩歌也應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征。作為一名教育者,我們十分盼望能讀到通俗易懂、感情飽滿、充滿正能量的詩歌,它肯定不是晦澀難懂、用華麗辭藻粗暴堆砌、為賦新詩強抒情的詩歌。我想,一篇供學生吟誦學習的詩歌,也必定是真正具有家國情懷、人類良知、崇尚真善美的詩歌,是一首能夠對學生起到影響和教育意義的詩歌。學生是祖國的幼苗,在成長起初,若是在他的血液裡補給有愛國思想、文化自信的詩篇,家國情懷、感恩之心、人類良知必定從小就在他心裡扎根、發芽、成長。

  郝澤華(在讀碩士):

  我的專業不是詩歌研究,但由於興趣,空閑之余,會翻閱很多詩歌作品。現在新詩創作呈現百花齊放、欣欣向榮之態,令人欣喜。但也存在對現實生活進行解構、反崇高、個人化的傾向。我認為,新詩的靈魂並不僅僅在於其有豐富多變的形式,內容、情感、主題等諸多方面至關重要。希望詩人們能夠更多關注詩歌的內容及其蘊含的精神情感,從生活中汲取豐富的細節,讓新詩的內容更加豐富充實,讓讀者在詩歌閱讀中,在獲得形式的新鮮感的同時,能夠產生精神的震撼、內心的共鳴。同時,希望創作者提升審美意趣和文化品位,豐富閱讀,廣泛汲取前輩詩人的創作經驗,站在新時代的新方位,將自身的文化積澱和審美意趣投射於詩歌創作,將思索融入創作,以熱情為筆墨,書寫反映時代精神、同時具有個人特色的好詩。

  秦浩(互聯網公司職員):

  如果文學是白楊樹在水中的倒影,那麼詩歌作為文學殿堂裡最璀璨的明珠,自古至今都離不開對現實的觀照。新時代詩歌,伴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也應該躍動著時代的心跳。王國維說:“一代有一代之文學。”一首優秀的詩歌,從來都是在歷史的長河中呈現生命的厚度。希望新時代的詩歌,也能走出封閉語境裡的個人主義,多一些時代的律動,讓讀者既能看到庭前花開,也能瞭望遼遠的大陸﹔既能看到過往的煙雲,也能領略帶有預見式的風景。我也希望看到更多“不孤獨的詩人”。詩人往往容易漫步在自己的旅途中,成為煢煢獨行的旅者,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裡。新時代詩歌應該是讓千百萬讀者閱讀后,都能夠露出拈花的微笑,希望有更多詩人“下沉”,與大眾共同分享詩意的月光。

  王玉萍(口才教師):

  剛接觸詩歌時,還是在高一,無意中看到了一本顧城的詩集,篇幅不長卻由內而外散發著夢幻般的氣息。我第一次意識到文字竟然可以這麼美。后來,我又看了郭沫若、徐志摩、聞一多、戴望舒、海子等詩人的作品。雖然他們每個人對詩有不同定義,但都有一個共同目的,就是要用世界上最美的文字,寫出我們的語言無法寫出的感情和想法。我期待新時代詩歌,緊隨前人的足跡,給我們帶來種種希望和憧憬,讓每一個讀者都能從詩歌中獲得勇氣和信心。詩歌不用太多辭藻堆砌,要注重真實,注重意境,注重感情,就像一杯甘甜的清茶一樣,慢慢品味出芬芳,細細研讀出真情,讓讀者感受到郭沫若在《鳳凰涅槃》中所說的那種滋味,“我們光明,我們新鮮,我們華美,我們芬芳”。

  李磊白(自由編劇):

  胡適的一首《蝴蝶》是現代詩的濫觴,距今已百余年。新詩發展到今天,涌現出很多優秀的詩人,只是今天,生活節奏太快,快到我們根本無法去靜靜地感受生命中的細膩情感。詩是情感的凝練表達,是語言的高度概括。“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是艾青的《我愛這土地》中最經典的兩句,如今讀來仍回味無窮,我們依然可以體會到詩人那顆真摯的愛國之心。如今能帶來這種審美體驗的詩歌變得稀少,取而代之的作品很多是無病的呻吟、無殼的靈魂。手機讓我們的生活碎片化,也使很多詩人隻在狹小的個人空間裡自娛自樂。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各領域都發生了巨大變化,這是有目共睹的。我們的詩歌也應該從這裡取材,重新回歸“五四”人文主義傳統,關心社會,關心國家。

  任樂樂(出版社編輯):

  我平常喜歡現代詩歌,喜歡詩中那種真實的浪漫感。從顧城、海子、舒婷,到海桑、張定浩。早前讀詩是因為在繁重的學業中,唯有讀詩才會覺得放鬆自在,現在讀詩更多的是在堅硬的世界中尋找柔軟的存在。當更多的人談論車子、房子、票子時,隻有寫詩的人在發掘生活的美感。就像海桑所寫:“生活一思索都是疑問,唱出來才是歌。”讀到這些,也猛然發現自己的生活也很有儀式感。在網絡發達、段子手橫行的社會裡,我希望讀到貼近生活、發現生活和工作中美好的詩歌!期望詩人能更多關注現代都市人的迷茫和困惑,傾聽青年人的心聲,滿足想把生活過成詩的文藝青年的新期待。也希望詩人能夠向更多的人傳遞生活的美感,擊退流行的“喪”文化,傳播正能量。

  殷君(片區管委會干部):

  新時代詩歌需要有鮮明的節奏,不管是鏗鏘昂揚,還是溪流淙淙,要能夠引起讀者的心靈翕動。詩歌需要有感情,有品質。我平時經常讀詩,強烈地感覺到一首詩歌之所以能成為佳作,關鍵在於詩人和詩歌能為讀者理解當代生活提供有價值的感受方式。“真實”“真誠”“真摯”,永遠是詩歌的靈魂。詩歌要打動讀者,走進讀者內心,讓讀者對自己、對國家、對世界有情有義。詩人要更具創新性,擔負起創作新史詩的重任。這就需要詩人們對新時代的特征有真實而全面的認知,需要詩人們真正深入生活,到人民當中去。我希望新時代詩人能夠超越“小我”,從小悲哀、小感動、小情緒、小歡喜和沉溺於語言內部煉金術的小技巧中走出來,擁有大格局、大抱負。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