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貴州大方縣箐口村看學前教育新變化

山窩窩裡建起幼兒園(一線探民生·補齊民生短板④)

記者 汪志球

2019年06月14日07: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箐口村是貴州烏蒙腹地的深度貧困村。過去,沒有獨立的幼兒園,學齡前的孩子要跟小學生擠在一起讀“復式班”,混合教學嚴重影響了教學質量。

為解決這些實際困難,縣裡撥款給箐口小學建設新的教學樓。學校把舊址改造成獨立的幼兒園,建起寬敞明亮的教室,配上豐富的繪本、玩具,孩子們在課堂上一起聽專業的老師講故事,在滑梯、木馬前玩耍。

長年在外的周元軍下了決心:回村發展,兒子回村上幼兒園。

周元軍在溫州打工10多年,早已習慣都市的便利,是什麼促使他回到偏僻山鄉——貴州大方縣貓場鎮箐口村?“現在村裡有了幼兒園,兒子上學有了著落。”他說。

對於深度貧困村箐口村而言,幼兒教育的歷史性突破發生在2018年9月,縣裡投入建成一個獨立幼兒園,全村58名學齡前兒童才有了一方天地:寬敞明亮的教室,專業的老師,豐富的繪本和玩具,教室前的滑滑梯、小木馬……這座大山裡佔地1200平方米的幼兒園,成了孩子們最歡喜的樂園。

從過去與小學生擠在一起讀“復式班”、再到更早連小學都難上,箐口村能有獨立幼兒園,實屬不易。

  以前別說上幼兒園,連上小學都是難事

“茅草房屋巴掌大,一日三餐無變化。”地處烏蒙腹地,箐口村位於大方縣和納雍縣交界處,山高坡陡,交通不便,土地貧瘠。截至2016年,全村498戶人家有200多戶是貧困戶。

“以前,別說上幼兒園,連上小學都是困難事。”村主任張凌說。作為村裡第一個大學生,34歲的他經歷過山村孩子上學的很多艱難與辛酸。2012年,村民彭啟進看到村裡孩子上學實在艱難,於是辭去了昆明一所小學代課老師的工作,回到村裡開辦學校。來自杭州的愛心人士為箐口村捐贈23.5萬元,建成箐口小學。在鎮裡的支持下,該小學成為貓場鎮六仲小學的一個教學點,由彭啟進擔任校長。

“辦學第一年,學校共招收35名學生。其中,18名屬於學齡前兒童,為此,學校專門設立了一個學前班。”箐口小學現任校長祝天琴說,由於過去箐口小學只是個教學點,縣裡沒專門的建設經費,老師也隻能從六仲小學進行調配。

四間教室、一間食堂和幾十張課桌,這就是當時箐口小學的現狀,小學、學前一起,條件十分簡陋。第一批分到學校的兩位老師看到箐口辦學條件實在太差,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拽著行李就想離開。彭啟進趕緊和貓場鎮教管中心主任彭寧前去追趕,經過通宵長談,兩位新老師最終答應留下來。

學校有了老師,卻沒有專業的幼教老師。為了讓學齡前的孩子在學校能有所學,教小學語文的彭啟進和教數學的徐昌順一商量,決定自己上手,輪流給學前班孩子上課。唱歌、畫畫、做游戲……雖然教學條件艱苦,但兩位老師始終在為孩子們能有一個豐富、快樂的學前生活而努力。

  學前班孩子有了自由活動場所,告別“混合教學”

條件艱苦,但學校師生都很用心。箐口小學的教學成果很快在全鎮凸顯,全縣素質教育測試中,箐口小學多次多科目排名前列。2016年,學生增加到184人,其中,學前班的孩子增到58人。

4間教室,來了6個班學生。為了讓孩子都能就近上學,隻好讓其中4個班進行“復式教學”,即學前班和一年級共用一個教室,二年級和四年級共用一個教室,再由老師對不同班級的學生進行分別授課。班級的問題暫時解決了,卻始終沒有專業的幼教老師願意到箐口任教。“我們雖然很用心,但還是非常期待能來一位專業的幼教老師,讓學齡前的孩子們獲得更專業的指導。”兼職5年“幼兒教師”的徐昌順說。

徐昌順的願望,在2017年9月得以實現。那一年,剛從畢節市幼兒師范學院畢業的符蓉杰,以幼教志願者的身份來到箐口小學任教。然而,初到箐口的符蓉杰就被班上的“復式教學”搞得幾乎崩潰。

“教學前班的孩子做手工,一年級孩子過來搶﹔教一年級孩子學算術,學前班的孩子搗亂。”不同年齡段孩子在一個班的“混合教學”,讓學校的教學質量急劇下降。學生家長也意識到了這一問題,紛紛找到學校和村委會尋求解決辦法,希望對學校教室進行擴建。

對此,大方縣加大投入,根據人口分布、學前教育適齡兒童人數等要素,原則上人口在3000人以上、學前教育適齡兒童人數在60以上的行政村設置一所山村幼兒園,適齡兒童人數較少的行政村可以2—3個村設置一所山村幼兒園,全力解決幼兒教育場所難題。

2017年11月,縣政府撥款在箐口小學原址旁邊新建一棟教學樓。不到10個月,一所佔地6668平方米的新校園逐漸成形,漂亮的教學樓、全新的食堂、廁所、操場建起來了。“新教學樓投入使用后,為讓學前班的孩子有一個自由活動場所,學校對原來小學舊址進行改造,將其打造成一所相對獨立的幼兒園。”祝天琴說。

符蓉杰說,幼兒園獨立出來后,孩子都特別喜歡,大家一起聽老師講故事,和小伙伴做游戲,在玩中學習,在快樂中成長,每個人都有很大的進步。

  隨著村裡條件越來越好,更多老師願意留下來了

“沒有彭校長的堅守,箐口小學不會有今天的樣子。”祝天琴說,從2012年創辦箐口小學,到2018年7月患肝癌晚期去世,彭啟進為學校付出了太多的心血。這個去世時年僅41歲的漢子,辦學6年時間裡,不但沒領過學校一分錢工資,反而花光自己所有積蓄。就算到了臨終前幾天,他還心心念念著變得越來越好的學校。

“隻有改變村裡貧窮的面貌,才能真正實現在小山村辦大教育。”張凌說。2016年,正當事業風生水起的他,毅然選擇回村擔任村主任,帶領村民發展食用菌、獼猴桃、李子、櫻桃、枇杷等產業,兩年多時間裡昔日荒山變成了花果山,貧困人口降至11戶28人,預計今年全部脫貧。

村庄變美,村民富裕,箐口村的水、電、路全通了,村民更加重視教育。2018年,61歲的村民周齊勛向縣紅十字會捐出5萬元積蓄,希望把錢用在村裡交通改善和兒童教育方面。

“過去,要讓外面老師留在學校,主要靠‘勸’,近兩年隨著村裡條件越來越好,更多老師願意留下來了。”在貓場鎮教管中心工作7年,彭寧靠“勸”留下了近30名鄉村教師,但近兩年來,他勸得越來越少,甚至有一些年輕老師還會主動要求調到村裡鍛煉。

“我們希望幼兒園的管理能夠更精細化。”祝天琴說。箐口幼兒園目前隸屬箐口小學,很多時候會存在管理不便,也會造成幼兒教育“小學化”傾向。其次,班裡4—6歲不同年齡段孩子因為隻有一個老師,隻能全部在一個班上課,缺乏保健醫生,離“兩教一保”規定還有差距。雖然幼兒園基礎設施得到改善,但依然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比如現在沒有睡房和可供幼兒使用的廁所,孩子中午往往隻能回家或留在教室玩耍。

目前,大方全縣有山村幼兒園183所,在校幼兒11681人。全縣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92%。祝天琴期待,隨著鄉村振興的推進,會有更多的幼教志願者或幼教老師願意到山村任教,讓山村幼兒園真正成為山裡孩子的幸福樂園。(孫遠桃參與採寫)

  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81.7%(鏈接)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印發,明確了新時代學前教育改革發展必須始終堅持公益普惠基本方向,提出到2020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的目標。據了解,通過這幾年的努力,我國學前教育發展駛入快車道,取得明顯成效,“入園難”矛盾得到緩解。

首先體現在學前教育資源迅速擴大。2018年,全國幼兒園26.7萬所,比2010年增加11.6萬所,增長77.3%﹔專任教師258.1萬人,比2010年增加143.7萬人,增長125.6%。普及水平大幅提升。2018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為81.7%,比2010年提高25.1個百分點,年均增長3.1個百分點。全國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73.1%。此外,投入力度明顯加大。2017年,全國學前教育總經費達3256.1億元,比2010年增加2528億元,增長3.5倍。

管理制度也在不斷完善。確定了“國務院領導、省市統籌、以縣為主”的管理體制,建立了教育部門主管、各有關部門分工負責的工作機制。出台《幼兒園工作規程》《幼兒園建設標准》《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等規章制度。江蘇、浙江等多個地方出台了《學前教育條例》,學前教育發展逐步納入制度化、法治化軌道。

與此同時,由於基礎差、底子薄,體制機制尚未完全理順,我國學前教育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依然面臨挑戰。主要體現為普惠性資源還相對不足,公辦園少、民辦園貴的問題還比較突出。財政保障力度仍相對不夠。下一步,教育部將會同有關部門圍繞貫徹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和《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以實施三期行動計劃為抓手,以開展小區配套園治理為重點,擴資源,調結構,增普惠,建機制,提質量,推動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本報記者 趙婀娜整理)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14日 12 版)

(責編:郜林筱、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