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擊”與“突破”(逐夢70年)

——軍事題材美術名作《出擊之前》賞析

2019年05月26日08: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提起新中國軍事題材美術,不能不提何孔德這個名字。他在軍事題材創作領域所取得的卓越成就,使他成為一個特定時代的藝術標志。作為一名親歷過戰爭的軍隊美術工作者,戰地生活不僅為他提供了豐厚的創作資源,也塑造了他成為軍旅畫家的特質——獻身精神與人文情懷。朝鮮戰爭題材是他藝術歷程中重要的表現題材之一,如《祖國來信》《夏季戰役》《並肩作戰》《文工團員》《枕戈待旦》《三八線上》等,而《出擊之前》無疑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代表作。

油畫《出擊之前》(見圖)創作於上世紀60年代初期,是入選1964年“八一”前夕舉辦的全軍第三屆美展的優秀作品。該畫描繪了戰斗出擊前的瞬間場面和狀態,作品構圖飽滿,充滿蓄勢待發的張力和視死如歸的氣概。畫面右側的士兵手持刺刀出鞘的步槍,側耳等待沖鋒號吹響的警覺神情,生動而庄嚴﹔身后兩名重機槍手弓腰待發,目光如炬地注視著前方﹔隱在洞內陰影中的士兵,雖不易察覺,但同仇敵愾的昂揚狀態依稀可辨﹔掩體上方扑簌簌掉下的鬆土,喻示敵人的轟炸還未停息。強烈的光感,梯次排列的隊陣,將大戰前夕緊張、凝重和沉寂的氣氛,表現得淋漓盡致。作品以少勝多、以靜寫動,具有濃郁的戰場氣息,給人身臨其境之感。

《出擊之前》不同尋常的藝術感染力,與作者的戰火經歷及戰場創作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1951年春,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不足一年、剛滿26歲的何孔德隨隊奔赴朝鮮戰場。在嚴酷的戰爭環境中,為解決繪畫工具、材料短缺等問題,他和戰友們從被擊落的敵機上剝下鋁片做畫板,用染衣服的染料替代顏料,畫紙是用肥皂、鹼水煮漂后再晒干壓平的敵傳單……何孔德在前線時速寫本不離手,在他保留下來的幾冊簡陋的日記本中,圖文並茂地記錄了戰斗英雄肖像、戰地生活場景、朝鮮風土人情等豐富的形象和場面。

1952年2月,敵機的一次突然襲擊,又一次將美術隊所住的茅草屋炸塌,近在咫尺的炸彈將正在室內作畫的何孔德壓在木片和塵土裡。所幸他沒有負傷,但所有工作、生活的用具和資料一片狼藉,幾幅原打算送往北京制版印刷的畫作也被炸得支離破碎。為了使這些誕生於戰地前沿的畫作盡早與祖國人民見面,美術隊員們從飄散著硝煙的塵土裡,將數百片碎紙撿起來,撣去灰塵,一片片地核對、拼接、粘牢,然后由何孔德仔細地修整復原。讀者很難想象,那些發表后廣為流傳的《雪山搶救》《椅子山戰斗》等作品,其實曾是烽火余燼。這些凝聚著血與火的經歷,在何孔德的腦海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使他的心與前線將士息息相通。在描繪戰士和戰場時,他不但能夠真實准確地把握和提煉典型形象和典型情節,而且能夠情感濃烈地揭示戰士的本質特征和精神面貌。

《出擊之前》是新中國軍事題材美術長廊中耳熟能詳的重要作品之一,具有不可替代的時代價值和藝術高度。抗美援朝的烽火洗禮,不僅將何孔德鑄就成一名合格的戰士,而且激發了他的才情,塑造了他的品格,並使他自覺選擇將個人的藝術理想與軍事美術緊密相連的藝術道路。

從朝鮮戰場歸國后,何孔德被選送到中央美院馬克西莫夫油畫訓練班學習,兩年的訓練和研究,使他對油畫藝術的認識與實踐均有了系統提升,反映志願軍戰士坑道生活的畢業創作《祖國來信》,獲得馬克西莫夫的首肯並廣受好評。而《出擊之前》是他藝術創作漸入佳境期的傾心之作,作品吸收了蘇聯油畫特有的描述性與情節性,同時將深刻的戰場體驗和鮮活的審美感受注入現實主義創作風格,在堅實的寫實基礎上,融合表現意趣和寫意韻致,不乏創新與突破,是油畫民族化的成功案例。他在構思階段,畫了多幅變體草圖,尋找最佳的構圖形式。在塑造士兵形象時,對照模特做了數幅或整體或局部的素描和色彩寫生。尤其是持槍而立的戰士形象,姿態、神情以及技法處理均經過反復推敲。最終畫面形成了造型結實、色彩准確、用筆洒脫、氣勢磅礡的藝術風貌,洋溢著正大雄強的陽剛之氣。主體持槍士兵的形象飽含英雄主義情懷和氣度,成為新中國軍事題材美術經典形象之一。

真誠執著的信仰,獻身藝術的精神,是我們今天品讀何孔德等先輩藝術家作品時的強烈感受,也是許多紅色經典美術作品歷久彌新的魅力所在。1997年夏天,我採訪重病中的何孔德先生,談及入朝參戰的經歷時,老人用含糊不清的濃重川音,喃喃地蹦出幾個不太連貫的短句:“當時年輕……沒想去畫畫……隻想參加戰斗……戰死沙場……”那種壯心不已的神情,今天憶起依然令人感懷與動容。(許向群)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