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能勇於私斗而怯於公戰

2019年04月22日09:0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一名真正的共產黨人,必須要敢於公戰、反對私斗,堅守公義公正,摒棄私心雜念。事實証明,“為一身謀則愚,而為天下謀則智”。公與私如何取舍,更見共產黨人的信仰和風骨。

講私斗,還是講公戰,見品性,也見擔當。

清代崔述寫有《冉氏烹狗記》一文,闡述了什麼是私斗和公戰,頗能引人深思。

在崔述筆下,有一種市井之人囂張跋扈,欺侮文弱,行呼市上,儼然壯士,然用之守府廨、出戍地,則戰戰栗栗、喪魂失魄。這種人就是“勇於私斗而怯於公戰”的代表。在崔述看來,“畜貓者,欲其捕鼠也;畜狗者,欲其防盜也。苟其職之不舉,斯固無所用矣”。倘若一個人隻講私斗而不敢公戰,隻想自身安危,不顧江山社稷、人民幸福,自然是德不配位、無所價值。話雖然有些不中聽,但道理就是如此。

探究歷史,很多貪官污吏皆是如此。他們一旦掌權,便忘乎所以,打壓清官能吏,排擠清流一族,無所不用其極。比如秦檜,為了一己之私,干起了親者恨、仇者快的事,給名將岳飛安上“莫須有”的罪名,使其冤死風波亭。縱觀秦檜的所作所為,私斗可謂在行,而一旦金人入侵,他卻搖尾乞憐,不敢反抗,甘心做了投降派。秦檜正是“勇於私斗而怯於公戰”的典型。

毛澤東同志指出,“真理是跟謬誤相比較,並且同它作斗爭發展起來的。美是跟丑相比較,並且同它作斗爭發展起來的。”斗爭這件事,未嘗不可,但應提倡公戰,不應縱容私斗。私斗,害己,傷人,誤國。

有理不在氣盛,斗爭不在聲高。自古以來,我們一直提倡公戰,也就是要為公義而斗,為國家民族大義而斗。“鐘毓與參佐射,魏舒常為畫籌;后遇朋人不足,以舒滿數,發無不中,舉坐愕然。俞大猷與人言,恂恂若儒生;及提桴鼓立軍門,勇氣百倍,戰無不克者。”魏舒、俞大猷表征平凡、中藏醇美,不屑於私斗,而勇於公戰,關鍵時候敢擔當、勇作為,為后世立下了公心至上、德才兼備的標杆。

今天,我們黨強調敢於斗爭、勇於斗爭,倡導的是公戰,反對的是私斗。什麼是“公戰”?表現在黨內政治生活中,就是有話擺在桌面上,堅持正確的批評和自我批評,不給人穿“小鞋”,也不搞打擊報復那一套,即使是對人對事有意見,也要按照黨內正常程序反映解決。表現在意識形態領域中,就是要敢於亮劍,勇於當戰士不當“紳士”,決不在困難面前低頭,不在挑戰面前退縮。這樣的“公戰”精神,才是我們共產黨人應有的斗爭精神。

然而,也有少數黨員干部熱衷於私斗,把黨內政治生活搞得烏煙瘴氣。他們有的當面不說、組織生活會上不說,卻在背地裡亂說,有的甚至把寫信告狀、誣告陷害當做家常便飯,稍有不如意就“搜集証據”、夸大其辭,把原本純潔的同志關系搞得亂七八糟;有的不願別人好,看著別人進步不舒服,想方設法給人使絆子、下套子,這種人在與同志的爭斗上很有一套,但在面對意識形態領域、壞人壞事、損害黨的聲譽的言行時,斗爭精神全無,不是當老好人,就是當“投降派”,不僅不站出來反對,有的還隨聲附和、替人說話,完全是“吃黨的飯砸黨的鍋”,甚至把屁股坐到了敵對分子那一邊。他們就是現實版的“勇於私斗而怯於公戰”者。這些人的做法與其黨員干部身份、標准完全不符,與塑造山清水秀政治生態的目標背離。

一直以來,公與私的較量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一名真正的共產黨人,必須要敢於公戰、反對私斗,堅守公義公正,摒棄私心雜念。事實証明,“為一身謀則愚,而為天下謀則智”。公與私如何取舍,更見共產黨人的信仰和風骨。隻要黨內政治生活堅持“公”字為上,政治生態一定會越來越純潔,黨員干部的品格操守一定會越來越純粹。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