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減負進行時」人民日報人民網聯合征集形式主義問題線索

姜 峰  范昊天  孫振  楊文明

2019年03月22日15: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去年年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2019年要解決一些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切實為基層減負。近日,中辦印發《關於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明確提出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聚焦“四個著力”,從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加強思想教育、整治文山會海、改變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過度留痕現象、完善問責制度和激勵關懷機制等方面,提出務實管用的舉措。

即日起,本版推出“基層減負進行時”系列報道,剖析形式主義的成因、表現及危害,聚焦各地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的新舉措,探討建立長效機制,助力廣大基層干部輕裝上陣、擔當作為。

本版聯手人民網發起“晒晒你身邊的形式主義”活動,讀者掃描二維碼即可參與。

——編 者

■問題:

一天接待幾個部門檢查,有的考評成了走過場

■對策:

《通知》要求著力解決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的問題

兩年前,小楊從中部某市經濟開發區調到某鎮擔任副鎮長,分管扶貧、民政等工作。“那個時候我還在休產假,恰逢年底,各項工作檢查、考評接踵而至,當年又是全區的脫貧年,扶貧工作任務重壓力大,我就提前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小楊說。

年終考核、檢查本可以對干部當年的工作情況、成效進行一次綜合考評,但由於考核的項目過多過細、考核主體過多過濫、考核方式不夠科學,那段時間搞得小楊焦頭爛額。

“拿我們鄉鎮來說,每年年終要迎接的檢查,除了市縣對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個人的綜合性工作考核,也涉及我主管的扶貧、民政、招商引資等工作,合計有十多個部門的年終考核。很多考核項目其實完全可以合並,但各級部門都要單獨進行考核、檢查,弄得我們需要反復准備、填表、報數據,一件事情要重復匯報多次。”小楊說。

據小楊介紹,有些考核不看實際工作成效,隻重視迎檢資料,以資料多寡、“痕跡”是否明顯來定績效、排座次,基層干部隻好放棄休息時間,找資料、補台賬、挖空心思編數字,加班加點熬更守夜。

做好鄉鎮工作必須要深入農村,很多檢查考評確需到村裡看現場。然而“有時候一天之內有多個單位、部門過來檢查,每個部門都要去一次村裡,使得一些考評成了走過場,不僅勞民傷財,很多基層干部連正常休息也不敢奢望。”小楊說。

“那段時間經常要加班迎檢、陪檢查組進村入戶,我每周有大半的時間是在各村和進村入戶的路上,很多日常的工作和會議隻能挪到晚上和休息日。”小楊說。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基層干部大都認為適當的考核很有必要,但過多過濫則會讓迎檢方疲於應付,時間長了會影響干部的工作效率和積極性。

《關於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要求,著力解決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的問題。“落實《通知》要求,就是要通過科學設定考核指標來為干部減負。”小楊說,要深入調研掌握問題的核心,通過日常工作評價和合理認定考核結果相結合的方式,科學設定考核體系。

小楊告訴記者:“去年6月,我調到區扶貧辦工作,從基層回到機關,深知農村干部的艱辛。於是我改進工作方法,從實效出發抓扶貧工作,切實精簡會議文件和填表報數,減輕基層工作負擔,讓基層干部把更多精力放在為老百姓辦實事上。”

■問題:

很多考核隻看痕跡,一檢查就翻材料

■對策:

《通知》提出考核要看是否解決實際問題、群眾評價如何

西部某縣要求基層張貼某公告,村裡張貼后恰逢雨季,一場狂風暴雨把公告刮沒了。恰逢縣紀委下來檢查,說村裡沒張貼公告,於是處分了兩名村干部。從此之后,村裡每每張貼公告,都要先拍張照片。

“留痕本該是倒逼開展工作的手段,現在反而成了怕被問責的自我保護手段。”西部某駐村第一書記小張說。

“宣傳、培訓、教育類工作是處處留痕的重災區,”小張告訴記者,夜校安排在晚上上課,要求必須拍照。但在農村開展群眾工作更多時候需要晚上走村入戶。“為了不耽誤工作,我們隻能組織大家集中拍照,拍完再立刻分頭去群眾家裡工作。”

“上級要求每個月更新一次進展、報一次人數,今天是這個部門、明天是那個部門,基層對著上面一二十個部門,如果不留痕跡,可能馬上就要挨處分﹔但如果認真應對,更有意義的群眾工作又沒時間開展。”小張說。

“不是基層想搞形式主義,關鍵是沒那麼多時間完成上級的任務。”小張說,有次縣農業局派人來搞農業培訓,要求組織群眾,結果來的人象征性地講了幾句沒有任何實質內容的話,拍了幾張照片上傳后就走了。“對他們來說,算是完成了任務,但這讓群眾怎麼看我們基層干部?”小張說。

“群眾工作,如果不用心去做,處處留痕也沒用,但對用心工作的干部來說,處處留痕反而成了無謂的負擔。”小張說。

《通知》提出考核要看是否解決實際問題、群眾評價如何。有基層干部表示,為基層減負,關鍵要正確使用考核指揮棒。考核評定讓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不應過分在留痕管理、材料報表上下功夫,而應當深入基層、入戶訪問,讓群眾來“打分”。

有基層干部說,“很多考核隻看‘痕跡’,不問實效,一檢查就翻材料,這才是最大的形式主義,導致個別基層干部造假。如果考核人員能夠真正花時間、沉下身去檢查基層工作實效,那麼基層干部也就無需在‘留痕’上勞心費神了”。

“雖然我對處處留痕也很反感,但當下如果不靠痕跡管理,一些不作為的干部就更難管理了。”小張認為,與其過分苛責基層,不如先從上一級改起。“隔得越遠,對基層了解越少,檢查工作越依賴痕跡材料。要想扭轉基層處處留痕的局面,必須先把上級無謂的考核、檢查、評比、問責項目減下來。”

■問題:

有的事項一不小心就要扣分,並被嚴肅問責

■對策:

《通知》要求嚴控“一票否決”事項,不能動輒簽“責任狀”

頭天電話裡還聲音清脆,洪亮好似鐘鳴,哪知第二天就啞了火,老謝扯著嘶啞的調門,說起話來就像破舊的發動機,粗顫,沉悶。

老謝是中部省份某城市下屬街道負責人。最近,他天天奔波在菜市場、社區、小廣場,忙著搞文明創建的自查、迎檢,當了一個多月的話嘮,一副好嗓子最終用到了報廢。

老謝告訴記者,就拿文明創建這一項工作來說,在中央來督查前,省、市、區都要提前查上一遍。在這期間,各級動員會、調度會、現場會、匯報會……名目繁多,層出不窮。“基層街道‘門頭小’,上面哪一級領導下來,我們都不敢怠慢。”老謝說,為此,在各級督查之前,都要先過遍篩子,全方位自查幾輪,做好充分准備。

“自己官雖然不大,每天的日程卻安排得滿滿當當。”老謝調侃道,掃黑除惡、禁毒宣傳、安全生產、環保督察等,一個接著一個,最多時候他一個月裡應對各級督查迎檢的事項有七八項。尤其是有些考核的手段比較機械化、問責方式簡單化,更讓他感到犯難。

比如,文明創建的督查,事無巨細,小到一個區域內發現煙頭數量超標,都會被扣分﹔再比如,安全生產督查,群眾對相關政策、知識等知曉率是重要測評指標,督查組隨機入戶調查,有居民答不出,便被認定為政策宣講不到位。

督查考評一杆標尺,但實際情況卻千差萬別,“比如政策、知識等宣傳,干部跑斷腿,也無法做到每家每戶都了解掌握,但隻要一被發現,都會被當成問題扣分。”老謝告訴記者,有些重要的事項,諸如文明創建、環保督察等,扣分多了就會影響到督查結果,並被嚴肅問責,年終考核等還會被“一票否決”。

《通知》明確,實事求是、依規依紀依法嚴肅問責、規范問責、精准問責、慎重問責,有效解決問責不力和問責泛化簡單化等問題。

好在,改進在一點點破題。“比如煙頭數量超標就會被扣分這項要求已經沒有了。”老謝說,問責過多過細,勢必影響干部工作積極性。

《通知》要求嚴控“一票否決”事項,不能動輒簽“責任狀”。有基層干部認為,解決問責泛化簡單化問題,關鍵要降低督查考核頻率,提升督查考核實效。比如督查要以“暗訪”為主,不干擾基層工作。有問題隨時反饋,及時督促整改,但不要高舉“殺威棒”,動輒問責。

■問題:

光開會每個村干部每周至少要往鄉裡跑兩次

■對策:

《通知》要求嚴格控制層層開會,解決文山會海反彈問題

新年剛過不久,Z村的村干部老李已然進入“忙碌節奏”——從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跑鄉上甚至縣上開會,“檔期”滿滿當當。

周一,村支書帶著村婦聯主任,到鄉上開計生工作會﹔周二,村支書、主任、會計,還有駐村工作隊的干部,一起又到鄉上開扶貧工作會﹔周三,作為涉及的村子之一,到縣裡開鄉村旅游的項目協調會﹔周四,到鄉上開農牧口關於今年設施大棚建設情況的考核會﹔周五,縣團委又有個會。

會開了就要落實。“縣上有多少工作,鄉上都得對接,少說也有二三十個分工口線,最后再落實到各個村。我們村干部主要是支書、主任、會計挑大梁,加上扶貧駐村工作隊的兩三名干部,基本都是身兼數職。一年到頭,光開會每個干部每周至少要往鄉上跑兩次”,老李告訴記者。

有時候,會議與工作落實之間也有沖突。老李說,“開會一般都在工作日的白天,開完會我們這些基層‘泥腿子’就得挨家挨戶上門統計,白天統計完了,隻能利用晚上和周末時間加班加點進行填表總結、上報材料,很多時候加班都干不完。”

有時候,遇到一些急難任務,開完會很快就要落實,也讓村干部和駐村工作隊員們頭疼。老李回憶,有一次關於扶貧方面的調查統計,涉及大量的村民基礎數據,村干部們前期統計了兩三天。“由於我們對電腦使用不太熟悉,數據錄入時出現了錯誤,怎麼也對不上,結果隻能全部推倒,將原始數據一個個重新錄入。一直加班到凌晨5點多,才趕在第二天上班截止時間前報了上去。”

“上級想到哪了,就下文件讓我們基層去落實,各個部門間的工作很多具有重復性,彼此之間卻不共享互通,只是讓我們去跑腿,不僅增添了基層干部的壓力,也讓群眾有時很厭煩。”Z村的村干部向記者反映,希望各部門間實現基礎信息和數據共享。

《通知》要求嚴格控制層層開會,解決文山會海反彈問題。“上次村裡的會計去鄉上開林業工作方面的會,要求統計村民退耕還林補貼發放情況,並要求本人簽字,結果鄉上管畜牧的干部給他打電話,問前天讓統計村民牛羊養殖情況的報表咋還沒報來”,老李挺無奈,“我們這幾天每天一個接一個會,哪有時間去落實工作?盼著《通知》要求真正得到落實。”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21日 11 版) 

(責編:左覃韌(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