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田芳評書成絕唱 曾來寧領牡丹獎

2018年09月12日11:14  來源:揚子晚報
 

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11日下午3:30因病在中日友好醫院去世,享年84歲。告別儀式將於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寶山舉行。對大眾來說,最熟悉的大概就是單田芳說評書時的沙啞嗓音及說書時的繪聲繪色。有多少人是聽著他的評書長大的,還有多少人模仿過單老的聲音?在民間甚至有著“凡有井水處,皆聽單田芳”的說法,“單田芳評書”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符號。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楠

一生嘗遍甘苦,書中說盡情仇

單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於營口市的一個曲藝世家,是中國評書表演藝術家、作家,與劉蘭芳、田連元、袁闊成並稱為“當今評書四大家”。代表作品有《三俠五義》、《白眉大俠》、《三俠劍》、《童林傳》、《隋唐演義》、《亂世梟雄》 、《水滸外傳》 等評書。

歷經生活的動蕩,積累了閱讀,也鑄就了單田芳書中的愛恨情仇。他的母親王香桂是西河大鼓的知名藝人,他的父親單永魁是王香桂的弦師,單永魁夫婦紅遍東三省。也正是父母的關系,年幼的單田芳跟著父母往來於哈爾濱、長春和沈陽之間,居無定所。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單田芳親眼目睹了炮火連天,也看到了民不聊生的慘狀。

1953年,單田芳高中畢業考進東北工學院。1954年,這個大學新生輟學下海,拜師學藝,取藝名“田芳”。1956年,他首次登台表演,說的第一部書是《大明英烈》。那天演出結束后,他掙了4塊2毛5分錢。在當時來說,這筆錢的價值可非同一般。他給家裡人買了一斤豬肉、十個雞蛋、自己還買了一包煙,還剩下三塊多錢。從此,夢想著當一名一流工程師的單田芳被“逼”上說書的道路,開始他起伏跌宕的評書生涯。

后來年近八旬的單老並不服老,晚年還想著趁熱打鐵,更上一層樓,他曾說,“一輩子想來,人間的苦,大部分我幾乎都受過,什麼臟活累活我都干過。回過頭來,我覺得挺光榮、挺自豪,就因為我受過那麼多苦,我從那裡鍛煉過來的,我不嬌氣。別看我到了晚年了,我經常跟我女兒講,我說我現在什麼苦都能吃,假如說我現在的一切條件都不復存在了,我也沒有名了,又是重蹈覆轍……再苦我也不怕。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我自己覺得已經鍛煉得非常堅強了。”

走進千家萬戶,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昨日他去世的消息傳出,不少網友感慨,“白眉大俠成絕響,人間再無李元霸”,“世間再無下回分解”,“想起來小時候就是聽著單田芳老師的《隋唐演義》長大的。有一次在親戚家吃晚飯,吃完想起來評書該播了,然后我爸背起我就往家跑。至今家裡還有那個三陽收音機。”

有網友感慨,“逝去的不光是老爺子和他的評書,還有半導體和我們一代人的童年。”省曲協副主席蘆明告訴記者,最近大家覺得曲藝界的老藝術家接連去世,其實還是他們的作品深入人心,才會引發這麼多人惋惜。老一輩藝術家重視非遺傳承,且大多來自民間,他們的作品與觀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袁闊成的《三國》,常寶華的常派相聲,李金斗的《紅燈記》等等,在全國都有打得響的作品,往往一提到這個許多人都能知道。但對於如今的年輕演員來說,像老藝人一般自成一派,擁有自己的作品,還有一個漫長積累的過程。因此,老藝術家的去世會令大家惋惜不已。”蘆明說,確實,很多觀眾喜歡的作品,傳播方式離不開當年的廣播電台,再到后來的電視評書,對於大量基層觀眾來說,廣播收聽便捷,獲取方便,作品深入淺出,通俗易懂,特別接地氣。如今跟這些老藝人告別,也是告別了那個“半導體”時代,現在大家通過新媒體就能看各種視頻、音頻。

江蘇文藝廣播曲藝節目主持人王鵬、南京評話演員李傳坤都是單老的超級粉絲。如今王鵬和李傳坤都在傳承南京評話,在他們看來,北方評書和南京評話雖說是兩個門類,但歸根結底都是一個祖師爺傳下來的說書藝術。業界許多年輕人受單田芳影響很深,由此走上從藝道路。王鵬說,“我從小就喜歡聽,單老的書熱鬧,而且通俗易懂對小孩來說入門門檻低。聽評書能長知識,我的好多歷史知識都是從裡面聽來的。現在我兒子也喜歡聽《隋唐》。現在雖然新的評書演員也在成長,但單老的點擊率還是居高不下,太經典了。無論是故事性,還是評論性,都是百姓喜聞樂見的。”

王鵬笑說,現在有小孩作文好,也是聽評書聽來的,因為評書作為口頭文學藝術,展現別開生面的場景,魅力獨具。2004年單田芳來南京演出時,李傳坤還特意到后台跟單老交流,現在還對當時“追星”要簽名的場景記憶猶新。單田芳是青年評書演員杜對對的師伯,他告訴記者,單老不僅繼承傳統評書書目,還創作了很多新題材。他的作品走進千家萬戶,可以說在行業裡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來寧領終身成就獎,功成名就不“隱退”

2012年,在南京舉行的第七屆中國曲藝牡丹獎頒獎典禮上,單田芳獲得終身成就獎。這是他從藝以來獲得的第一個獎項,當時他自嘲稱,自己能夠獲獎是因為評委覺得他“喊”了那麼多年都沒獲獎,所以“可憐”他。

對於從藝幾十年的他來說,終身成就獎是一種最令人欣慰的肯定。功成名就之后“隱居江湖”往往是大俠的絕佳選擇,可“單大俠”偏偏選擇繼續奮斗。他從1993年起,就和北京的朋友一起創辦了北京市單田芳藝術傳播有限責任公司,目前公司的年毛利已經近千萬。令人敬佩的是,單田芳覺得評書藝術下滑得很厲害,衰落的趨勢確實明顯,他給自己定下挽救評書藝術的任務。

單田芳也飽受病痛的折磨,其受到許多人模仿的魔性嗓子,被譽為“雲遮月”,也經歷過聲帶小結手術。據公司同事透露,單田芳今年春節后就一直身體不好住院,近幾日陷入昏迷,進行搶救后卻遺憾離世,生前遺憾還有幾部評書沒有說完。

還有網友發現,2017年之后,單田芳的微博就久未更新了,直到前幾天,他又在微博上出現,並推薦女兒單慧莉的評書公開課,表示支持。生前最后一條微博發於9月7日。當時,不少網友看見單田芳活躍還十分欣喜,並在下面留言稱“單老師一定要長命百歲”。

單田芳先生一生鐘情評書事業,2000年罹患胃癌接受手術后,仍毅然繼續創作並錄制了后續的20余部電視和廣播評書作品。這些作品,大多數為經過重新創作和修改的新式評書,如《賀龍傳奇》、《血色特工》等紅色經典系列評書。從藝六十余年來,單田芳先生共錄制了廣播和電視評書110部,共計12000余集,節目時間約6000余小時,堪稱最高產的評書藝術家。

(責編:鄧慶雨、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