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謹言:魏瓔珞后期待新戲展現不一樣的自己

2018年09月12日11:11  來源:新華網
 

2018年暑期檔,網絡上刮起一股清宮風,《延禧攻略》火爆全網,“爆款”程度不亞於當年《甄嬛傳》,而劇中女主“魏瓔珞”的扮演者吳謹言也從默默無聞一躍成為當紅女演員。

“魏瓔珞”的余溫還未散去,吳謹言已走出清宮走入沙漠,變身公路喜劇電影《說走就走之不說再見》中的高空跳傘教練“雪琪”。吳謹言感恩“魏瓔珞”被大家熟知和喜愛但更期待大家看到“雪琪”,看到不一樣的自己,“這兩個角色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說走就走之不說再見》是《延禧攻略》之后的冒險旅行

拍完《延禧攻略》后,吳謹言就來到沙漠進行電影拍攝,談及如何快速從古裝清宮“出戲”,吳謹言表現得很輕鬆,“故事不一樣,完全是不一樣的兩個角色。看到的風景也不一樣,一個是清宮,一個是一望無際的風景,你相信那個故事,你自然就變成那個角色的感覺了。”走過沙漠,攀登珠峰,對吳謹言來說,“《說走就走之不說再見》是我跟著角色去完成了一場‘延禧’之后的旅行。”

吳謹言在電影中有高空跳傘的戲,對此她進行了揭秘,“在空中部分的跳傘是在棚裡吊威亞拍的,但是我們拍的機艙包括去的跳傘基地都是真實的,在銀川。背的傘包,學員是學員的,教練是教練的,很重,衣服也是專業跳傘用的。”為了呈現真實的高空狀態,拍攝現場也動用了鼓風機,“鼓風機要模擬在高空中的風,臉上的肉都是吹起來的,我整個鼻腔、胸腔都是風。”

高空跳傘的拍攝讓吳謹言一睹了沙漠的風光,但登珠峰並沒有讓她與西藏進行親密接觸,“爬雪山的戲是在北京拍的,搭了兩個大棚,是真的爬。我們吸的氧氣罩是沒有氧氣的,但是氧氣罐是真的,很重。因為是沒有氧氣的,所以就處在缺氧狀態,雪的顆粒也在鼻腔裡,在肺裡。”雖然拍攝過程並不輕鬆但吳謹言很開心,“我整個拍攝期都覺得很好玩,非常開心。”

與在《延禧攻略》中和一群女人“明爭暗斗”不同,電影中,吳謹言身邊是牛駿峰、白舉綱、謝昀杉、趙健雷飾演的四個青春活力的大學畢業生,與白舉綱飾演的“學霸”是情侶。談到與四個大男孩搭戲,吳謹言直言“每天笑得臉疼”,“我們互相聊,開玩笑,包括戲裡也是互相開玩笑。他們四個人非常有特點,是完全不同的四種性格,他們一起在片場就很開心。”對於戲中的情侶白舉綱,吳謹言笑稱:“他唱歌挺好聽的,但在片場他從來不唱一首完整的歌,就會不停在哼,在喊。小白挺特別的,他的形象在片子裡也挺特別的。”

“魏瓔珞”后期待“蘇妲己” 迷茫后演員是想堅持的事

遇見“魏瓔珞”之前,吳謹言已入行8年,也塑造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角色,而最讓她期待的是《朝歌》中的“蘇妲己”。“我一個人分飾5個角色,是5個完全不同的性格,對我是非常大的挑戰。裡面有弱有強,很豐富,我相信大家可以看到‘魏瓔珞’包括‘雪琪’身上沒有的柔弱。”

“魏瓔珞”給觀眾留下的烙印太深了,對此,吳謹言也很期待用新的角色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自己。“我拍完‘延禧’之后一直沒有休息,現代戲《你是我的答案》,這部電影還有《皓鑭傳》都會陸續跟大家見面,角色不一樣,會看到不一樣的我。”

成為演員並不是吳謹言最初的選擇,做演員之前她的專業是舞蹈,因為傷痛無法繼續跳舞才選擇成為演員。“覺得好奇,就是新鮮沒有概念,演員到底是什麼,當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這一試就試了8年,雖然也有比較亮眼的角色但始終默默無聞,那段日子吳謹言對自己的選擇也產生了懷疑,“自己是一個非常被動的狀態,看不到到底適不適合,沒有概念,沒有方向,到底要不要堅持,會對自己產生懷疑。”

如今回頭看,吳謹言也很感慨,“我覺得挺好的,是完整的一個經歷,還是應該要有的。”經歷迷茫之后,她也認定了演員這條路,“經歷了新鮮、迷茫和尋找,我知道演員是我想要堅持做的事。”“魏瓔珞”后吳謹言“理所當然”地變忙了,“工作變多了,可以去選的戲和劇本更多了。每天沉浸在挺開心的狀態。”

以前的吳謹言“就是閑不下來”,會彈吉他、跳Jazz,現在的吳謹言“安靜下來了”,想睡覺不想動,談到以后的吳謹言,她歪著腦袋說:“就是拍戲呀。”(楊瑩瑩)

(責編:鄧慶雨、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