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獎教學名師是大學該做的事

2018年09月12日08:36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重獎教學名師是大學該做的事

  【光明時評】

  今年教師節前夕,兩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分別獲得百萬元重獎。北京理工大學向兩院院士、著名雷達系統專家王越先生頒發“終身成就獎”和100萬元獎金,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則向中國首駕無人駕駛飛機“北京五號”總設計師文傳源先生頒發了“立德樹人成就獎”和100萬元獎金。據報道,兩位教授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重視熱愛教學工作。王越先生已經86歲,仍在堅持給本科生上課。已是百歲老人的文傳源先生始終堅持在教學科研第一線,以不服氣、不服老的精神帶動學生不懈進取。

  對於大學和大學教師來說,如何處理科研和教學的關系始終是一道難題。處理好了,兩者就能互相促進、相得益彰﹔處理不好,兩者就有可能成為一對矛盾,顧此失彼。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在我國,長久以來,教書育人一直都是教師的最大本分。然而,在進入現代社會之后,拿這句話來定義教師已經失於片面。尤其是對大學教師來說,僅僅教書育人已經不夠,還要有科研創新的能力。現代社會的知識、信息和技術高度密集,大學除了培養學生之外,還是生產知識、產生思想和創新技術的地方。大學教師置身知識和學術的最前沿,除了教書之外,貢獻更多的新知識、新思想也成為其基本職責要求。尤其是對於一些研究型大學來說,如果教師不具備科學研究的能力,拿不出專業領域內認可的科研成果,那麼這樣的教師也很難被認為是稱職的。

  可見,大學教師重視科研,這一點並沒有錯,而且十分必要。但是,重視科研不能以犧牲教學為代價。如果績效考核和評價標准過度傾斜於科研,那麼教學的價值就會被消弭,教師花在教學方面的時間精力就會受到擠壓,大學教書育人的職能就會受到削弱,最終也會影響科研的可持續發展。

  從現狀看,一位年輕教師因為發表一篇權威論文就能獲得巨大資源,這樣的新聞並不鮮見。但像前述兩位老教授這樣,因為教書育人的成績獲得百萬元獎金,這種新聞就比較少見了。同樣,在什麼級別的學術期刊發表論文就能評什麼職稱,這在職稱評定機制裡有著明確的標准和通道,但因為教學成績出色而獲評職稱,就往往是沒有規定可循的破例之舉。我們欣喜地看到,這種情況正在改變。最近,南京理工大學推行職稱改革,教師隻要教學成績突出,即使沒有論文也能評上教授。這一舉措成為業內熱議的新鮮事,恰恰說明這種做法屬於“小眾另類”。在更多的高校裡,“唯論文馬首是瞻”的格局還難以撼動。

  重科研、輕教學現狀的形成有很多原因。在現實中,因為論文數量、期刊級別容易量化考核,可以互相比較,因而往往成為學術研究領域的“硬通貨”,在評估大學實力和教師績效時候容易被採納。與此相比,教師給學生上課的教學質量很難量化考核,也很難拿來直接比較,所以在考核評價機制中,就往往由於難於操作而被弱化。可見,要扭轉重科研、輕教學的現狀,當務之急是要健全完善大學教師的考核評價體系。比如,將教師教學的時間、教學質量納入考核范圍,為教學型教師提供專門的考評渠道,使他們獲得有別於科研型教師的職稱上升通道。隻有這樣,才能一方面激勵大學教師勇攀科學高峰,另一方面也重視教學、傾心於教書育人,實現科研與教學的雙豐收。(作者:封壽炎,系媒體評論員)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