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3家三級醫院對所有貧困縣1180家縣級醫院進行幫扶

讓貧困患者就近看好病(聚焦·健康扶貧追蹤(下))

申少鐵

2018年07月27日10: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讓貧困患者就近看好病(聚焦·健康扶貧追蹤(下))

近年來,河北省張家口宣化區人民醫院對貧困白內障患者開展精准扶貧,已免費為3000多名白內障患者成功完成手術。圖為該院眼科醫生正在給一名貧困患者進行白內障手術。人民視覺

村衛生室變靚了

貧困地區特別是偏遠地區醫務人員仍缺乏,很多醫生隻能做簡單診療

青山腳下,有一棟灰瓦白牆小樓,遠看像精致的小別墅,近看是村衛生室。這是地處大別山深處的安徽省金寨縣古碑鎮袁嶺村衛生室。該衛生室建於2017年,建筑面積150平方米,設有診斷室、觀察室、藥房、治療室、公共衛生室、心理健康咨詢室,水電廁等基礎功能齊全。衛生室配備3名執業村醫,服務袁嶺村3650位居民,其中大病、慢病貧困患者200余人。截至今年4月底,該衛生室已為全村600多位貧困人口簽訂家庭醫生服務協議。

袁嶺村衛生室是安徽省貧困縣按標准統一建設的村衛生室之一。安徽省健康脫貧辦主任楊緒斌介紹,省政府已獲得世界銀行2.85億美元貸款,並與國家開發銀行安徽省分行簽訂400億元開發性金融支持戰略合作協議,加快推進貧困地區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機構標准化建設。目前,全省31個貧困縣醫院均達到二級標准(太和縣為三級),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標准化建設率達90%。

為提升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國家衛健委要求各地加快推進貧困地區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機構標准化建設,改善設施條件。例如,內蒙古自治區近兩年安排6億元用於貧困旗縣醫院在建工程、常規診療設備、信息化、急診急救等能力建設﹔各級財政安排4.61億元,建設6285所標准化村衛生室。貴州省投入資金新建了2732所深度貧困村衛生室,並給每個衛生室3萬元財政補貼。寧夏回族自治區除了新建標准化村衛生室,還為9個貧困縣(區)婦幼保健院計劃生育中心配備1800萬元的保健設備,以預防出生缺陷,保障母嬰安全。

“貧困地區群眾看病的最大問題是醫療服務可及性差。”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震分析,偏遠地區的群眾患了大病,如果去大城市看病,光路費、住宿費等就得花很多錢,如果他們在鎮衛生院、縣醫院就能看好病,能節約很多費用。目前,貧困地區基層醫療機構還存在設施落后、設備不足、藥物缺乏等問題。各級政府投入資金建設標准化醫療機構,有利於提高基層醫療服務水平,讓貧困患者就近看好病。

“貧困地區建設標准化醫療機構固然重要,但不能忽視醫務人員。”中國藥科大學醫療保障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路雲認為,貧困地區特別是偏遠地區醫務人員仍缺乏,很多醫生隻能做簡單診療。“有關部門應重視人才的培訓和引進,打通基層醫務人員的職業上升通道,並給予一定的物質獎勵和精神鼓勵,讓基層醫務人員有體面的生活,工作有奔頭。”

國家衛健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將促進農村訂單定向免費醫學生培養、全科醫生特崗計劃等項目持續向貧困地區傾斜,鼓勵這些醫學畢業生去貧困地區工作。同時,完善基層醫療衛生人才聘用機制,建設優良的貧困地區醫療衛生人才隊伍。例如,實施以縣級醫院為龍頭、鄉鎮衛生院為樞紐、村衛生室為基礎的縣鄉村一體化管理,推進最基層醫務人員“鎮聘村用”制度,將村醫納入鄉鎮衛生院管理,提高鄉、村兩級人員待遇水平,調動最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和醫護人員工作積極性。

網絡問診更精准

通過專科醫療聯盟、遠程會診等形式,提高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專科專病診療能力

“你聽到了嗎?我的孩子不是神經病!”四川省通江縣兩河口鎮白玉村的貧困戶稅某通過網絡聽到省人民醫院專家的診斷,忍不住失聲痛哭。

稅某的兒子10歲時發生抽搐倒地后四肢痙攣、口吐白沫。當地醫生診斷為癲癇,籠統歸為精神病。稅某的兒子輟學后在當地精神病醫院住院2年多。

今年5月,村醫在上門走訪時發現了稅某兒子的病症,通過“精准扶貧網絡問診通道”聯系到遠在成都的神經內科專家。專家除了給出治療建議,還給村醫和患者家屬仔細講解了癲癇與精神病的不同,讓患者家屬對癲癇有了客觀認識,糾正了之前將癲癇當作精神病的錯誤認識。

“精准扶貧網絡問診通道”是四川省人民醫院為方便貧困地區群眾問診而建設的互聯網問診平台,今年5月正式開通。四川省人民醫院遠程醫療會診中心主任周宏介紹,該通道首期將通江縣兩河口鎮91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15名鄉鎮醫生、14名村醫納入免費問診人群。有需求的貧困患者可通過手機向省醫院專家進行免費問診(除國家規定的初診外)﹔如果不會使用智能手機,貧困患者還可通過鄉村醫生向省醫院進行免費問診。下一步,醫院准備將精准扶貧網絡問診推廣到通江、巴中、綿陽等地,為更多貧困戶提供免費服務。

目前,四川省因病致貧返貧佔貧困人口的43.8%,高於全國平均水平。貧困患者大多集中在山區和高原地區,交通不便、醫療衛生設施落后、醫療設備缺乏、醫生診治能力不強。為此,四川省發動全省496家醫療機構1934名人員對貧困區縣的445家醫療機構開展“傳幫帶”,幫助建設專業科室。例如,今年1月,省骨科醫院與甘孜州藏醫院簽訂骨傷專科聯盟協議,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等方面給予幫扶,提升藏醫院骨傷救治水平。

從全國范圍看,國家衛健委正逐步完善對口幫扶機制建設,變“輸血”為“造血”,爭取為貧困地區打造一支“留得下、帶不走、真管用”的醫療服務隊伍。同時,通過專科醫療聯盟、遠程會診等形式,提高貧困地區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專科專病診療能力。目前,已組織全國963家三級醫院對所有貧困縣1180家縣級醫院進行對口幫扶,近萬名大醫院專家、醫生深入貧困地區,為當地貧困群眾送去了優質的醫療服務。

“讓貧困地區的患者就近享受優質醫療服務是健康扶貧的重點。”路雲認為,有關部門鼓勵大醫院對口幫扶貧困地區,能在短期內讓貧困患者享受到優質的醫療資源。但健康扶貧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有關部門建立長期的對口幫扶機制,包括提高參與幫扶的醫院和醫務人員去基層幫扶、留在基層服務的積極性。

健康教育是關鍵

制定實施符合貧困地區需求的健康教育計劃,針對重點人群、重點疾病、主要健康問題和健康危險因素開展健康教育

“1兩生肉煮熟后為35克,1兩面粉做成的饅頭蒸熟后為75克……”這是四川省人民醫院營養科副主任醫師鄧波在給貧困區縣的鄉村和社區家庭醫生講解食品營養知識。

這次營養學講座全程在線進行。鄧波坐在醫院遠程醫療會診中心的會診室裡,對大屏幕進行講解,屏幕前有一個攝像頭,將講座直播給不同區縣的網絡終端,大屏幕的左右兩側是正在聽講座的家庭醫生實時畫面。周宏介紹,這次講座目的在於豐富貧困區縣家庭醫生的食品營養知識,以便能更好地為群眾普及健康飲食知識,幫助形成健康的飲食習慣。

袁自新是安徽省金寨縣古碑鎮袁嶺村衛生室的村醫,也是一名家庭醫生,對貧困群眾進行健康管理是他的一項重要工作。

“我會定期走訪簽約的貧困戶,為行動不便的人量體溫、測血壓和心電圖。一旦發現他們有病了,及時進行治療,如果不能治療,馬上轉診到鎮醫院或縣醫院。”袁自新說。

近年來,各地採取有效措施發揮家庭醫生對貧困人口的防病、控病作用。安徽省給貧困戶優先提供家庭醫生簽約,並建立電子健康檔案和健康卡。家庭醫生按照“疾病患者、高危人群和一般人群”對貧困人口實行分類健康干預,免費提供慢病管理、健康體檢等服務。山西省家庭醫生簽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217萬人,以婦幼、老人、殘疾人等特殊人群為重點開展健康服務和慢性病綜合防控,同時加強高血壓、糖尿病、結核病等慢病的規范管理服務。雲南省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個人繳費由省、州市、縣三級財政全額補貼,家庭醫生團隊根據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患病情況,重點加強高血壓、糖尿病等慢病的規范化管理。

“貧困地區慢病和傳染病比較流行,主要原因是很多人養成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習慣,也不太注意公共衛生。”路雲認為,在貧困地區,人們受教育程度總體不高,沒有主動接受防病知識的途徑,這就需要有關部門和鄉村醫生來發揮作用。地方衛生部門可以開展多種形式的健康生活普及活動,鼓勵村民和鄉村醫生參與。鄉村醫生平時與村民生活在一起,溝通方便,也能得到村民信任,在疾病預防、慢病管理等方面可以發揮很大作用。

今年7月,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全國健康扶貧三年攻堅工作會議上表示,將在年底前,對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應簽盡簽,做到簽約一人、做實一人,重點加強高血壓、糖尿病、結核病等慢病患者的規范化管理與服務,有條件的地區可以探索擴大慢病管理服務范圍。未來,將制定實施符合貧困地區需求的健康教育計劃,建立覆蓋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的健康教育工作網絡,針對重點人群、重點疾病、主要健康問題和健康危險因素開展健康教育,通過健康講座等多種方式,普及健康知識。同時,結合健康城市、衛生縣城(鄉鎮)、城鄉環境衛生整潔行動等工作,努力改善影響健康的經濟、社會、環境等因素,大力推進健康醫院、學校、機關、社區(村)和家庭建設。

原刊於《 人民日報 》( 2018年07月27日 19 版)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