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大小井(高清組圖)

2018年07月13日17:33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大小井
大小井

大小井只是一個普通村庄,藏在深山裡,隻有一條水泥公路彎彎曲曲地延伸進去,有些寧靜,又有些滄桑。臨近公路的一排排三四層高的房子全是磚混結構,外牆用瓷磚裝飾,全弄成了提供餐飲住宿的農家樂。往縱深處,是許多干欄居風格的木瓦房屋,顯出些古朴的韻致。雨后,窄窄的巷子被洗刷得一塵不染,某戶農家的窗子裡傳出幾縷用柴火烹炒黃豆雞時散發出的香,異常誘人。

村邊有條河,河兩岸,翠竹碧樹東一叢西一簇,順著彎彎的河道肆意生長,竹林裡幾個手把木盆的布依族浣女正說說笑笑從竹林裡走過。河水從村子深處山腳下的一個石罅潺潺流出。那石罅與山中的響水洞、天德洞、月亮洞互聯互通,水在暗洞裡折拐之后再從石罅裡流出后涼得透骨,一伸手碰觸,一股莫名的舒適感會即刻傳遍全身。

石罅旁有一架古老的水車。水不斷流動,水車也不停地轉動,不時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被水車揚起的水從高處跌落,又是一陣嘩啦啦。這些聲音越動聽,這個村庄就越顯寧靜,古老的水車講述的那些故事就越引人。

在外人眼裡,大小井是一個堪比陽朔的風景區。山青水秀人更美,臨村壩子禾豐苗茂綠意盎然。在一排竹筏上沿著大井河的方向浮來蕩去,把心放空,然后入定。在五官之外,還可以運用眼瞼、鼻翼、唇齒,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去感知外界高山、綠水、碧樹、翠竹、禾苗,甚至清新的空氣。在河上,這一種肌體與外界的全新交互方式,常常讓我們生出一些聯想。

現在的大小井已一村分二寨。東邊是大井寨,西邊是小井寨,中間隔著一條大井河,還有一塊方正規整的壩子。“田疇井井,滿目桑麻。”按宋代張世南的《游宦紀聞》裡的解釋,井意為整齊有條理。而唐代的羊滔在《游爛柯山》裡的詩句:“路期訪道客,游衍空井井。”卻又有認為井意為潔淨不變。這個散落在大山裡的村庄,看似隨意,實則有著自己的布局規則,整齊而邏輯,很講究對稱性。藏在深山裡,少為外界事物打擾,始終保持著原生態……山也好,水也罷,從一草一木,到村民們簡單的生活方式,莫不原汁原味。

根據《周禮·地官·小司徒》裡有“九夫為井,四井為邑”的表述,井實質上是周代實施“井田制”的計量單位,按《晉書·地理志上》:“古者六尺為步,步百為畝,畝百為夫,夫三為屋,屋三為井,井方一裡,是為九夫。”的解釋,一井合九百畝土地。籠統來說,周代的井,實際就是現在的鄉村,邑則是現在的城鎮。清代的黃景仁顯然也認同這樣的解釋,所以他在《歲暮篇》裡說:“更聞井裡喧,索逋百不讓。”

與同樣用“井”命名的王府井相較,大小井的“井”少了些“市井與喧囂”,更多了些朴素和寧靜,更率性自然,更真。河面看上去很平和,波紋極規整,沒有動靜很大的浪花更沒有旋渦,那些漣漪一圈一圈蔓延開去,如果不親身站到竹筏上,那水面下藏著的“狂野”就很難被查覺。“最深的地方有幾十米。”在河上擺渡了幾十年的布依族老艄公一邊說著,一邊拿手裡那根十多米長的竹竿往水裡探,竟無法觸到河底。從老艄公手裡接過那根竹竿,也伸到水裡,閉著眼感受水面下的世界:大大小小的游魚,縱橫交錯的水草,從河岸飄落到水裡后腐敗了的竹葉、樹葉,青蛙、水蛇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浮游物種……大井河的水下世界自成體系,那些水下生靈都遵循著大井河的自由邏輯和諧相處並繁衍生息。

老艄公攥著那根竹竿繼續撥弄方向。我們的筏子順著水流的方向,老艄公臉不紅氣不喘,一邊掌控竹筏的行動方向一邊給我們講述這個村庄的掌故。

“這裡原來是一個苗族村寨,后來我們布依族的老祖先來了,就把他們趕跑了。”在大小井,幾乎每一個上了年紀的村民都知道這個故事。六百多年前,某月日,一個隻有十幾戶人家的苗寨裡進了外人,雙方開始爭執、吵鬧、談判甚至武斗。那時候,神秘的牂牁郡的大山深處的一個小山村,是無法被大明朝統治者放在眼裡的,兩個少數民族為了獲取一個小小村庄居住權而發生的摩擦無法傳遞到千裡之外,摩擦也好,械斗也罷,君王對此毫不關心。你自打你的架,死了傷了他管不著也看不見。

沒有政權統治,不受中央管轄,外敵來了也沒辦法求援,村裡的問題還得村裡自己的解決。面對強敵,這個苗寨的長老並不慌亂,馬上召集村民開會商談應對之策:還是談判吧,能不動武就盡量不動武。

大井河的流動不緩不急,老艄公的講述不緊不慢。“我猜想,那苗寨長老並非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否則不可能在外敵入侵時如此從容。”在當時,一小撮苗民的被迫遷徙是引不起多大關注的,他們很微茫,他們太渺小。苗族的長老立在河岸上,他對面的幾個布依族漢子也是一臉疲態。他們其實很清楚,這些闖入者也許剛失去自己的村庄,都是社會最底層的可憐虫,正義與非正義根本沒有什麼界限。苗族長老清楚,如果不是被逼無奈,對方也不至於要來謀奪本族的地盤?在那個年代,哪兒都能碰上這種被驅逐的落魄者。

長老把世事看得透透的,並沒有動怒。他很清楚,動怒很不必要,武斗更毫無意義,如果本族不強,該發生的事情終究會發生。這些人不來,也會有別的豪強要來。“我們老祖先就和苗族的長老約定,要比一比本事,誰能將這大井河的水弄渾,誰能喊應河流盡頭的高山,那這個村子的領地和主權就是歸誰。”撐船的老艄公看我們聽得認真,繼續道:“我們老祖宗便將黃泥巴藏著褲管裡,隻到河裡去游了一圈水就渾了。派人爬到對面的高山上,然后這邊一喊,那邊就答應。”

就這樣,寥寥幾個布依族先民,輕易地取得了大小井村的居住權。 

燕子飛到新的屋檐得先筑巢,人遷徙到新的村庄要先建屋。屋子要建在哪兒呢?布依族先民順著大井河的流向理了理思路,最終找到了一塊絕佳的風水寶地。原來大井河有三個出水口,從三個不同的地方彎彎拐拐,最后匯聚成了一條碧玉一般通透且又有些深邃的河。三個出水口,三條河流干道,緩緩地匯集到一起,那三條干道交匯的地方,有一大塊平地,最宜建房造屋子。

我們的竹筏漂到幾棵古榕下時,老艄公抬手指了指榕樹旁的一片空地。“諾!就是這裡。我們的老祖先,一開始都把房子建在這裡,后來才一家家搬到大井河兩岸,最后才分成了大井和小井兩個寨子。”順著老艄公的手,我沒有看到農家小院,沒有看到籬笆和柵欄,沒有嗅到一點點煙火氣息。對面是一大塊空地,周圍是密密匝匝的翠竹,間或還有幾株榕樹,中間是一棟門樓,兩棟抄手游廊,還有一個小亭子。那門樓上儼然是幾個黃橙橙的行書大字:三江屯堡。

哪有半點兒布依族原始村落的氣息?

通過查閱有關資料,我了解到:所謂屯堡,雖說也是村庄,卻是一處奉了朝廷的命令設置的軍事基地。這樣的村子裡,村民大多來自軍隊,且又崇尚武力。若周邊無事太平,屯堡裡的人就是普普通通農民,假如發生叛亂,屯堡裡的人就能很快變成軍人,針對叛亂這發動致命一擊。“按我們家譜上的說法,明朝皇帝朱元璋‘調北征南’,我們老祖宗就跟著軍隊就來了大小井,目的是剿滅這附近的地方叛亂。”提起三江屯堡,80多歲的黃德益(化名)老人說:“地方叛亂平定后,為了防止叛亂者‘反水’,朱元璋又是一紙命令,讓這些軍人們留下來屯戍。”

明朝針對南方土著叛亂勢力的“調北征南”是在公元1382年,而羅斛縣民族英雄的王乃起義則從1355年持續到1389年,兩者時間上是吻合的。我約略推測了一下,大約是那些布依族先民趕走苗族人之后,又過了很多年,布依族人徹底掌控大小井周邊甚至整個羅斛縣,布依族人凝聚的力量終於到了朝廷不得不重視的程度,布依族的民族英雄王乃在羅斛縣一聲吶喊,也能讓遠在中原地區的皇帝坐立不安。終於,明朝皇帝決定“調北征南”,針對王乃這樣的土著勢力用兵。

王乃起義被剿滅后,有一部分軍人被留下來,並朝廷悄悄地安插到羅斛縣四周的村落裡,成了“黑暗中的釘子”。這些人大多來自中原地區,這些人深明大義,甘願埋沒身份化身平民,甚至隱去了自己的漢族人身份。於是在大小井,在那塊三江交合之處的小平地上,布依族村寨再次迎來了“入侵者”。

“其實我們的老祖先都是漢族人,后來他們和本地的布依族人通婚。”黃德益老人指著三江屯堡的遺址,不無感慨地說。“就是在這兒,經數繁衍,我們的漢族老祖先竟都被同化了。他們從屯戍的軍人轉變成了普通農民,從漢族人變成了布依族人。”

在距離“三江”交匯處的屯堡遺址不遠地方,大井河對岸田壩上的時蔬已經成熟,稻田裡的禾苗越來越茂盛濃郁,幾十米高的鳳尾竹點綴在旁,綠意漫過眼瞼。綠野裡,一座寂寞的墳墓印証了我的猜測。墓前的石碑上是民國4年時間墓主的子孫所立,碑上的字跡還依稀可辨:“皇明勅封平西將軍敬和羅公老大人之墓”。

從羅斛縣的深山裡的一個小村到應天府,路途何其迢迢?缺少通天本事沒有特大功勞,又怎麼可能引起皇帝關注?什麼大功勞?我私自猜想嗎,這個叫羅敬和的將軍也許曾經與王乃兵戎相見,又或者他的生卒年遠遠地晚於王乃,曾經是三江屯堡的大首領,在平靜的屯戍生活裡兵不血刃地將來自土著居民的各種危機化解。不管怎樣,羅敬和都為大明朝廷立下了汗馬功勞,起碼,他當得起“平西將軍”這個封號。

幾百年來,羅敬和靜靜地躺在土裡,任由自己的肉身潰爛白骨散架,最終全都變成一抔黑色的泥土,他的魂仍然護佑著這個寧靜的村庄。

大井村村支書說,1954年最后一戶人家搬離三江屯堡后,歷經半個多世紀,原來的小村落,終於變成大井河兩岸的兩個寨子。

塵歸塵土歸土,那些駁雜的歷史碎片已經散佚。站在竹筏上,再看大小井村的水,我愈發感到一種不可捉摸的魔力,那水面上倒影的一組由村庄、吊橋、古榕、藤蔓、鳳尾竹組成的畫面,正隨著河面上的漣漪晃來晃去。在我心裡,那些關於大小井村的東鱗西爪歷史的碎片正在慢慢縫合,最后終於聯成一片。(肖家雲)

(責編:王培(實習)、陳康清)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