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 整寨搬下老鴉山 23年后 住上小樓開上車

2018年05月15日08:53  來源:貴州日報
 
原標題:23年前 整寨搬下老鴉山 23年后 住上小樓開上車

1995年搬下山前的老鴉山苗寨民居。(資料圖片)

1995年由政府修建的羅依新寨民居。(資料圖片)

現在居民住進了小樓,開上了汽車。

貴陽市花溪區有座大山,叫老鴉山,海拔1550米,山高入雲,陡峭難攀。

1995年以前,老鴉山上,有個苗寨:23戶人家,109人。

寨裡的人過著幾近於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常年住在殘破的茅草房裡。“白天泥塘飲水,夜晚鬆枝照明。”

寨裡的人很少與外界來往。小伙子沒見過汽車,大姑娘聽不懂漢話,“唯一知道外界信息的通道,就是殺豬匠那小台老掉牙的半導體收音機……”那年的新聞報道說,老鴉山苗寨,人均收入就200多元,過著靠政府救濟的窮苦日子。

1995年1月,老鴉山上。

23戶苗族人家,100多口人,收拾完家裡值錢,或舍不下的東西,背著大包小包,扶老攜幼,一步一回頭,告別那些住了幾十、甚至上百年的破舊草屋,向著山下黔陶鄉騎龍村一個叫羅依山的地方進發。

那裡有花溪區政府和有關部門出資49萬元給他們新建的家園——羅依新寨。

這是貴州有記載的第一個易地扶貧搬遷新村。

剛建的羅依新寨,有25棟磚木結構瓦房,統一在屋后配套了豬牛圈,水、電、路“三通”。

那一年,23戶人家,在各自分到的新居裡,百感交集,過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新年。

那一年,羅依新寨的人均純收入,比在老鴉山上的1993年淨增了500元。

那時,通過“移民搬遷扶貧”的羅依新寨,在全國都是個新鮮事。而今天,易地扶貧搬遷的村寨數不勝數:僅2013年至2017年,5年間,全國易地扶貧搬遷就達830萬人,僅貴州就搬遷了173.6萬人,佔全國搬遷人數的五分之一還多。

歲月流轉,23年后的今天,羅依新寨,究竟變成啥樣?

5月13日,天氣晴好。帶著好奇,記者決定一探究竟。

新寨恐怕已經變成老寨了吧。臨行前,記者搜索關鍵詞,地圖上找不到,卻發現網上有這樣一段描述:“老榜河是花溪南線旅游中段的重要內容,和青岩古鎮、桐埜書屋、羅依新寨及沿河濃郁的布依族風情連為一體……”

知道寨子在花溪,在黔陶鄉,離青岩不遠,便放心出發了。

一路風景。雖在鄉道上轉來拐去,但民風淳朴。凡問,路人皆熱心指引,很快便穿過正在修建的寨門,進了羅依新寨。

寨子不是記者想象中的苗寨風格,水泥小樓房居多。

微風拂面,寨子中間的樹林,嘩啦啦一陣響,寨子門口遇見的第一戶人家,熱情地歡迎記者的到來。

四十出頭,一臉憨厚的楊世合,就住在寨門右邊第一家。兩層小洋樓,院子裡擺著一輛北汽X35型SUV、兩輛摩托,還有兩部小孩的玩具車。

記者笑說:“你家車真多。”

“那裡還有一輛農用車呢。”楊世合指著左后方寨子裡的休閑小廣場對記者說,“主要是方便,什麼場合,就開什麼車出去。”

楊世合掰著指頭算了一下,羅依新寨目前已有8輛汽車。

“我們寨子現在已從當年的23戶發展到34戶。”楊世合帶著記者在寨子裡走走看看,“這些年,大家主要靠種蔬菜和在外務工掙錢。大多數人家都改建或另建了小樓房。”

記者發現,23年前建的房子,現在還住的已經不多了。

“我們現在主要種小香蔥。這兩天,一斤能賣兩塊錢。”楊世合說,每天下午都有人開車到寨子裡來收。他們家勞動力少,但一個月也能賣兩三千塊錢。此外,楊世合還在花溪的一個塑料袋廠上班,一個月有5000塊錢的工資。

據黔陶鄉黨委副書記郭鑫介紹,羅依新寨行政名稱叫騎龍村一組,是他們鄉選定的萬畝香蔥基地之一。“香蔥一年輪種三季,一畝一年下來,能掙18000元左右。”

“你看,我們寨子裡邊有水塘,可養魚種荷花。那邊有條小河,后面的山頂上,還有個清代的古營盤,如果搞旅游開發,我們的日子會更好。”楊世合憧憬地說。

楊世合的想法倒不是空穴來風。郭鑫說,黔陶鄉已是花溪“溪南十錦”之一,將整體推進鄉村旅游,羅依新寨就在其中。(高發強)

(責編:陳晶晶、陳康清)

熱聞推薦

動感H5欣賞

  •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
  • 美麗貴州行-務川美麗貴州行-務川
  • 我們的貴州會呼吸我們的貴州會呼吸
  • 你好,我叫貴州!你好,我叫貴州!

新媒體運營

  • 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貴州頻道微信公眾號
  • 貴州頻道手機版貴州頻道手機版
  • 貴州頻道新浪微博貴州頻道新浪微博
  • 貴州頻道人民微博貴州頻道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