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貴州頻道>>直通貴州省紀委

安順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狄安臣違紀違法案剖析

2015年07月27日09:22    來源:貴州省紀委監察廳網站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安順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書記狄安臣違紀違法案剖析

案中案,小案件牽出大腐敗

2013年,安順市紀委在指導鎮寧縣紀委查辦一名科級干部違紀違法案件過程中,發現鎮寧縣原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皮永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線索。辦案人員通過多方摸排核實,掌握了皮永國非法買賣土地、收受工程承包商賄賂等証據,安順市紀委聯合市檢察院組建專案組,對皮永國問題進行立案調查。審查中,工程承包商蔣某某除交代向皮永國行賄的事實外,還檢舉了向鎮寧縣原縣長狄安臣行賄20萬元和狄安臣以“借”為名索要100萬元的線索。市紀委高度重視該線索,及時向省紀委和市委匯報,組建專案組對狄安臣違紀線索展開調查。

至此,狄安臣受賄問題浮出水面,專案組通過外調內審,很快查清狄安臣受賄170萬元、索賄270萬元的嚴重違紀違法事實。同時,專案組順藤摸瓜,共查處違紀違法人員7人,其中縣處級干部2人,科級干部4人,涉案金額近2000萬元。

踏實干,放牛娃成一方主官

狄安臣出生在國家級貧困縣紫雲縣麻山腹地一個貧苦的苗族農民家庭。因家庭貧困,從小割草、砍柴、放牛、犁田、插秧……農活樣樣他都做過。

為了跳出貧窮的困境,走出偏遠的山村,狄安臣邊干農活邊學習,別人玩耍時,他在挑燈夜讀,刻苦努力。功夫不負有心人,1980年狄安臣以優異成績考取紫雲縣師范學校。在上世紀80年代,農村娃能考上中專,鯉魚躍龍門得到“農轉非”,對偏遠的山村來說,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父母引以為榮,逢人便說:“我兒子好有出息!”

三年緊張的學校生活過后,狄安臣被分配到紫雲縣三合小學當上了一名教師。因其工作表現好,工作兩年后,組織將其選送到貴州師范大學深造,取得了大學本科學歷,畢業后分配到紫雲縣二中任教。

狄安臣始終記得早年的貧困生活,以此自勵。工作上,他憨厚、朴實,堅持工作原則和做人底線,嚴於律己,盡心盡力,兢兢業業,仕途順風順水。他先后擔任了團縣委書記、鎮長、鄉黨委書記等職,很快成長為一名正處級領導干部。

貪念起,大搞權錢交易

隨著職位的不斷提升,權力的不斷增大,狄安臣的私欲也在慢慢膨脹。他開始飄飄然起來,認為自己既懂黨務工作又懂經濟工作,有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和多崗位鍛煉的經歷,應該得到重用。稍不如意,便滿腹牢騷。心態的不平衡,使他漸漸放鬆了對自身的要求,慢慢地,他不再聽取其他同志的意見,不再約束自己的言行,不僅染上了賭博惡習,更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受賄。

2004年秋,組織選派時任鎮寧縣委副書記、代理縣長的狄安臣到中央民族大學學習。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商人何某某。在學習期間,何某某經常找各種借口和理由請狄安臣吃喝。學習結束后,狄安臣與何某某已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2005年秋,何某某從北京來到安順找到狄安臣,表示想在鎮寧縣找工程做。何某某到的當天,狄安臣就叫上時任鎮寧縣建設項目管理中心主任的沈海江(另案處理),在安順雅園酒店接待何某某,並主動介紹說:“這是我北京來的朋友,來做項目的。”沈海江心知肚明,在后來的項目承包過程中積極“照顧”何某某。

2006年5月,何某某及其合伙人得到了合同價為1854萬余元的鎮寧南北大街道路改造工程第一、第二標段建設項目。2006年10月,為感謝狄安臣給予的幫助,何某某將人民幣10萬元送到了狄安臣的手中。狄安臣心想:“若沒有我的支持,何某某不可能得到這個工程,何況他在這個工程上賺了不少錢。”猶豫良久,他還是接受了這筆錢。

剛收下10萬元的那一段時間,狄安臣內心忐忑不安,整天睡不著覺,害怕有一天東窗事發。他多次打電話給何某某,叫他把錢拿回去。但何某某說:“你怕什麼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誰也不知道,再說這是你的辛苦費,誰找到我,我都不會承認的。”后來,在很長一段時間,的確“風平浪靜”,狄安臣長舒一口氣,認為不會有事了,膽子也隨之大了起來。

一個人的貪欲閘門一旦打開,便再難關上。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貪婪讓狄安臣一步一步地滑向了犯罪深淵。他多次通過打招呼、指使安排他人為工程承包商在獲取工程建設項目、辦理相關手續等方面提供幫助,先后多次收受工程項目承包商的賄賂170萬元,甚至膽大妄為,以借款為名向工程項目承包商索要賄賂270萬元。

辦案者說

狄安臣在“一言九鼎”中放縱,在“溫水煮青蛙”中麻木,在恭維聲中忘形,入黨誓言遠離耳邊,黨章要求忘於腦后。會議講話、學習心得甚至個人黨性分析報告均由下屬工作人員代其撰寫。對於組織的集中學習特別是廉政教育方面的學習,或以忙於業務工作沒時間不參加,或敷衍參加走過場,根本沒有入腦入心,更談不上思想的改造與黨性的鍛煉。

狄安臣在獄中懺悔說:“參加警示教育活動,仍然心存僥幸,認為那些受到處理的干部是他們的運氣不好,反腐敗是‘隔著牆頭扔磚頭、砸著哪個算哪個’。”正是這種僥幸的心理,讓他一步步滑向犯罪深淵。狄安臣曾在縣紀委書記崗位上工作近兩年的時間,按理說,他應該對黨員干部廉潔從政有關規定了解深透,可是在走向縣區主要領導崗位后,黨紀國法對他約束遠遠比不上權力、金錢的誘惑。在蔣某某等人找到狄安臣,請其幫助爭取鎮寧縣3個煤礦探礦權時,狄安臣為蔣某某等人“支招”,直言還需要打點鎮寧縣相關領導,並詳細建議了具體打點金額。連行賄人蔣某某等在送錢給狄安臣的同時,都感慨“狄安臣膽子太大,遲早要出事”。

從狄安臣案看,領導干部的權力得不到有效監督,必然會“出事”。在工程項目發包、資金撥付和項目征地拆遷等關鍵環節,地方或部門的一把手往往是個人說了算,即使上會研究,因其話語權重,往往以其意見為准,同級班子成員不願監督、不敢監督的現象並非少數。有的認為對一把手實行監督,就是同主要領導過不去,既怕傷“和氣”,又恐受“排擠”,甚至有的還形成利益共同體。具體承辦的職能部門負責人怕得罪領導,明明知道領導所提要求不合理,所作批示違反規定,依然不折不扣執行,還美其名曰“變通、靈活”,相關制度、規定等都變成了擺設。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狄安臣案警示我們,必須加強對一把手的監督,真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否則,類似狄安臣案還會發生。

上一頁
(責編:高華(實習生)、陳康清)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