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貴州頻道>>網事時評

貴州“貨郎電工”參加國資委“勞動最美麗——一線工人故事會”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2014年04月29日11:49

2014年4月28日,王炳益在北京參加勞動最美麗--一線工人故事會。
2014年4月28日,王炳益在北京參加勞動最美麗--一線工人故事會。
下一頁

人民網4月29日訊 4月28日下午,由國資委新聞中心、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中華全國總工會、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等單位共同組織“勞動最美麗——一線工人故事會”系列活動在北京中國黃金集團綜合辦公樓多功能廳召開。會議以講故事的形式,交流展示了中央企業一線職工的工作和生活,中國南方電網貴州電網公司“貨郎電工”的故事在現場以5分鐘視頻展示南網一線員工用青春和汗水點亮萬家燈火,敬業無私、克己奉獻、樂觀堅韌、服務人民、積極向上的優秀品質和良好形象。

月亮山,上世紀80年代還需國家食鹽救濟的地方!月亮山,榕江縣上世紀90年代最后一個鄉通車的地方!月亮山,2009年貴州黔東南州最后一個村寨通電的地方!

他,就是在這樣一個地方的兩個鄉、4個村、19個村寨還不包括單家獨戶,一個月翻山越嶺跋山涉水來回行走兩三百公裡抄表和搶修輸電線路!

他,14年來,扎根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縣月亮山區、不離不棄,用雙腳丈量月亮山,工作的足跡遍布200多平方公裡的管轄區域﹔在這條抄表路上,他傳遞著物品、傳遞著信息、傳遞著光明,傳遞著能量,成為月亮山百姓最信任最親近的“貨郎電工”。

他,就是一名中共黨員,中國南方電網貴州電網公司榕江供電局興華供電所的一名普通的搶修班長——王炳益。

一個工具包,一個送貨包、一隻鈴鐺,109道河水、100多公裡山路,這是他每月進山抄電表、巡線路必須配備的東西和要行走的路程。

每月1號這一天,在貴州榕江縣興華鄉擺喬村有兩個人在家門口等待一個人的到來,或是一種聲音的到來!這成了老倆口的一種期盼。

六年前,也是1號這一天,王炳益來到擺橋村苗寨冷老各家抄表,聽到老人咳個不停,他的老伴正忙著出門,想去找“鬼師”驅鬼。王炳益一看是發高燒,趕緊從包裡掏出隨身攜帶的感冒藥,給老人吃了兩顆,然后交代他多喝水,好好休息,把剩下的藥留給了老人。后來得知老倆口的生活全靠政府的低保度日,每次上山,他會順路砍些柴禾,還經常帶些藥啊、肉啊、水果啊給老人,自己掏錢為老倆口交電費,直到現在。老人逢人就說,他有一個干兒子叫王炳益。

月亮山,是一個鳳凰羽毛一樣美麗的地方,然而由於偏遠落后,山裡的大部分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留在村裡的大多數是老人和孩子,他們下趟山很不容易。一開始,老鄉請他幫忙捎信帶話,慢慢的,他除了工具包外,還多了一個大“貨包”,裡面裝著為老鄉帶的鹽巴、感冒藥、燈泡等生活用品。

每次進山,他還帶些用電安全畫冊、森林防火知識,用苗語、水語給老鄉們講解。也經常把外面看到的、了解到的一些就業、致富信息等,帶到山上去。

2008年的一天,他在冷明鬆家抄表時,冷明鬆正為尋找賺錢門路在發愁。此時,王炳益想到興華鄉市場的香菇很好賣,有些人種香菇開始富了起來,於是他建議冷明鬆也試一下。他說干就干,當年就種了60袋香菇,賺了3000多塊錢,相當於前兩年他家的總收入。后來,冷明鬆還發動全村種植香菇,因此成了村裡的致富帶頭人。

王炳益不僅要抄表,還要負責沿途電力線路的巡視,有時要消缺和清理通道,如果老鄉家用電有故障,就會耽誤正常的趕路時間,天一黑,他就要找一個牛棚住下。“牛棚賓館”是王炳益發明的詞,就是老百姓為了方便,在田邊簡易搭建關牛茅草棚。春夏還好,到了冬天,四處透風。老鄉們知道他常在牛棚裡過夜,總會特意准備些柴米油鹽在裡面,如果他用了,第二天會放十元或者二十元錢在稻草底下。

有人問他,這14年,工作辛不辛苦?14年,說不辛苦是假的。他走的這條路,要淌過109道河水,冬天水冷刺骨,再累也不敢停,一旦停下,刺骨的冰寒就從麻木的雙腳立刻轉移到全身,但這還不是最難忍受的,最怕的是雨季,水會漲到一米多高,會淹到脖子,他必須把衣服脫下來,連包一起高高舉過頭頂淌過去。隻要水位沒超過頭頂,他都要堅持進山。如果不去,老鄉們用電出了問題怎麼辦?如果不去,他們要他帶的物品,又怎麼辦?

一個人行走在原始森林無人區,莽?蒼山,面臨的不光是熊、還有野豬、毒蛇、旱螞蝗帶來的危險。2011年秋天的一個晚上,他抄完姑細寨子的電表,摸黑去下一個寨。路途中,不遠處一團黑影在移動,發出沉悶的低吼聲,他連滾帶爬跑到姑皆寨,住進老鄉王克勤家,王克勤說:“算你命大,那是熊!”28年前,王克勤曾與黑熊搏斗,縫了整整42針。幾十公裡看不到一戶人家,手機又沒信號,他出了個主意,就在身上拴了個鈴鐺,伴隨著叮叮當當的鈴聲,一路唱著山歌,就不會感到孤獨寂寞和害怕了。

一包藥、一封信、一句話,看上去微不足道,卻拉近了他和老鄉們的距離,他們都喊他“貨郎電工”,每次進寨子,老鄉都熱情的和他打招呼“炳益,你來了”、“炳益,吃飯了沒有?”老鄉們的需要和尊重,讓他覺得很幸福。

記得月亮山擺喬村第一次通電的時候,擺喬村民冷明政老鄉家買了錄音機,專門為他播放一首《夢駝鈴》,他說這歌是專門為王炳益放的。那一刻,王炳益流淚了。老鄉們的理解和信任,成了他工作最大的動力。

在莽莽大山一走就是14年,沒想過什麼堅守,也沒想過什麼榮譽,在他的心裡,月亮山的光明,是他的夢想﹔月亮山的老鄉,是他的牽挂,互相都離不開了。(吳忠亮)

【1】【2】【3】【4】【5】【6】

(責編:張春雷、陳康清)

 相關專題